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繰り返さ、巡る ⅠⅠ

白色的自動門向左邊打開,在接近的影子跨越滑動的軌道後,再一次向右,關閉上了通行的門口。腳步踏在地上發出不輕不重的響音,不疾不徐地最終在房間內唯一一張床前停了下來。
雙手環胸,還穿著紅色戰鬥服的少女稍稍挑了挑眉,下巴抬高向下看著床上那團縮成一塊圓球的物體,接著發出受不了似的一個嘖聲。

「小鬼真嗣,你打算這樣到什麼時候?啊?」

她抬腳踹了下在床上的那團物體。
還是一動不動。
她一瞬間露出了像是想把人拽起來痛揍一頓使其清醒的表情,就像14年前的她自己,但下一秒她只是瞪著仍舊毫無動靜的床上圓球好一會兒,接著不打算再說些什麼做些什麼的撇頭就再次往門口走。

「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在外太空的時候八成都在做些毫無意義的夢吧,這個長不大的小鬼。」



自動門再次滑移關閉上的聲音只消兩秒多鐘。
紅色的少女離開了那個白色的空間。

藏在被子裡的少年在幾秒之間慢慢睜開眼睛。比起蜷縮來說還要再往裡的收攏起來,像一具死亡的昆蟲的屍體。他並未腐敗,也沒有發臭。但是眼睛裡並沒有活著該有的東西。黑色的眼睛很深很深,也很淺很淺;什麼都沒有,也什麼都在裡頭;空虛,空洞;充盈,滿溢。張闔的時候睫羽刷過眼皮底下,在被陰影覆蓋的被子底下沒有光,即使室內的燈大抵還是亮著的,在躲避的藏匿的殼之中,彷彿什麼都感受不到。他看見距離自己臉龐最近的是自己放在側邊屈起的手。手指在他的意識下還能動起來。開始感覺這個殼中有些悶,有點缺乏新鮮的空氣,開始喘氣。
於是他發覺自己還活著。





世界都是這樣的。
一直以為的它很可怕,很討厭,希望全都毀滅掉消失掉。在世界末日來臨之前,卻發現了這世上唯一的,唯一的,特別的,不能取代的東西。
以為攥在手裡了。到最後的最後的最後才發現,只是以為自己伸出了手,其實從來就沒有好好地抓住它。
沒有理由,不問為什麼,疑問在拋在空氣裡的十億分之一秒間就會摔得粉碎。
沒有好事。所謂的「好事」,說真的,真正的意思是什麼?只要可以笑出來就可以了嗎?
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以前在哪裡、在什麼時候,也感受過。
“又想要逃避掉嗎?”
不行嗎?
“逃避掉討厭的事情有什麼不對!”
“你嘗試去理解過嗎?”
嘗試、去理解了。
“但還是什麼也沒有理解到?”
對。
“我以為這樣爸爸就會在這個討厭的世界守護我,……但是我錯了。”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父親喔,真嗣君。”
“你是為了什麼,才到這裡來的呢?”
“那你呢?你是為了什麼駕駛EVA的?”
“我……不知道……”
“這樣只是在推卸責任而已。”
“……大概、是想要被父親稱讚……”
“你這個笨蛋。”
“不是為了其他的誰,而是為了你自身的願望而去!”
“快點逃吧。”
“讓你打一拳,這樣我們就扯平了。”
“跟你沒有關係。”
“這是我們對你的不信任。”
“綾波、她不是就在這裡嗎!”
“不知道。”
“你已經……什麼都不用做了。”
“請你不要再坐上EVA了,拜託了。”

“--這不是你的錯。”






「--你是想死嗎?」
「不要老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想死的話就儘管去死啊!不想活就不要活了,一副不生不死的樣子看了就讓人噁心!」
「別說了,明日香--」
「不要攔我!這個白痴從頭到尾、從一開始、14年前14年後半點改變都沒有--」
「你有種就自己給我去死、不要想藉口借誰的手,那只是在推卸責任!」

「…………不需要我的話……為什麼把我帶回來……」
讓我一個人在那裡死掉就好了。
那樣,就好了啊。不是這樣嗎?不是這樣嗎。



什麼都做不到,什麼都,不想做。
無理,無機,這個世界一無是處的自己,做不到,沒有意義,為什麼會在這裡,理由,自由,約束。
龐大的羽翼伸展開來,仿若神的再世,重生以後呼吸能夠變得有些意義,或者在三百六十五億萬年後的生命都將消失不見,成為單一而純粹的生命體,打破心之障壁,然後得到了豐富的一無所有卻也包羅萬象的世界。
這裡沒有任何人,也存在著所有人。
這裡沒有任何東西,也存在著所有東西。
這是一個無的世界,也是一個,什麼都存在的世界。
這是你所希望的世界。




我曾經以為的,在明白了這個世界的虛無以後才知道,那其實是有一些意義的,不是毫無原因的……那個時候,感受到的溫暖,溫柔,那些話語,如果「愛」,確實存在的話,如果人與人之間存在著愛。
如果那時候我感覺到的你所給予我的,那種溫暖讓人想要哭泣的情感,確實存在的話。






你曾說過希望,然而這個世界,也許從來就不存在光芒。

感受不到自己確實地活著,但卻是確實地,活著。





活了下來,然後為了誰,而繼續前行。
--因為這或許並不是,所謂的「終點」。



#
不是很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大概就是,非常的,意識流。
OOC是有的吧。
心情不是很舒坦,也算是發洩情緒,最近狀態不好,完全寫不出像樣的東西。慢慢地一點一點復健。
有很多不清不楚的地方……時間大概是Q之後,也就是四部曲最後一部的時間,完全是自己補出來的。已經五年了,還沒有等到完結篇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寫,就是憑感覺寫,所以變成了亂七八糟的東西。
大概還是刀子。大量使用印象中的臺詞,可能有些是新劇場版,有些是舊劇場版,還有TV的應該也參雜進去了一些。
完全就是真嗣自言自語,我想。
也許會繼續寫下去(?)不過感覺好像前後篇也是毫無關聯。
標了薰嗣tag卻從頭到尾沒有薰嗣感(
那麼,感謝你的閱讀。

评论 ( 11 )
热度 ( 14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