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生日快樂

*遲來的生賀(。
*2017.7.7永遠最陽光開朗溫暖的真晝生日快樂、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好一陣子沒寫他們了,總是一陣子一陣子的這樣,被時間跟好多事情追著跑之類的……想好好振作起來,想像mahimahi一樣simple的努力呢。
*太久沒寫了這個復健篇應該很難看(。 總之請慎點哦。OOC完全具備!
*回神突然發現真晝生日的我嚇得手機要掉了(  趕緊碼文。(儘管最後並沒有趕上x
*不要跟我說什麼吊戲桑塔間桑還有憤怒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越寫越偏離本來軌道()大概全員向(?)黑真要素很少啊。




說出的話語,在消失不見以前,確實地傳達到那裡就好了。
我希望,無論何時,我和你,我們,都能夠好好地相處(合得來)。





「--小黑!」
「……真是、麻煩死了--」
儘管如此說著也還是願意一同戰鬥的你,肯定,也是個十分溫柔的人吧。

手腕一瞬傳遞而來的電子訊息經由神經抵達辨識的大腦,皮膚被貫穿刺破,血管輕易被切開而失去在內流動的紅色液體,疼痛往深處蔓延著,--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感受,下一秒就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想這些事情了。
順沿腕間留下的艷色一秒鐘內滴落在地上了小小的朱色,空氣中若有似無的腥味彷彿能夠起了煽動或者激化的作用。
揮出的長槍隨著一次次的迴轉與閃避變化,黑色漫舞像是夜晚的彩帶。長長的鎖鏈無限延展,一同飛濺的顏料折射金屬般的光澤,飄舞像是一條隨心所欲的蛇,卻是相連的證明。

「--真晝、後面!」
「……啊、糟糕!」
聽見提醒回頭的時候為時已晚,距離鼻尖只有一點五公分左右的鋒利齒列當頭就要落到他身上--

及時被一股力道向後一扯,重心不穩的情況下他直接狼狽地被拽倒在地上,整個人差點就要翻了過去。
「好痛、……啊,」回神揉著不小心撞上地的後腦勺再坐起身來的時候,視野所見是剛才要落下攻擊的那只吸血鬼已經被放倒的景象。在他面前的那個身影及時替他接下了攻擊並且化解了危機。「謝啦,小黑。」
有些逆光的身子微微頓了頓,回過頭看見他一如往常地笑著說出這樣的話,短暫交匯的目光就撇開了,小小聲地說「合不來啊」的言語,都跟平時沒有兩樣。稍稍駝著背,即使如此還是看起來有種說不出的強大的背影,也許是逆光陰影的把戲;不過安心感之類的,是確實存在著。
「那我們回家吧……啊,塑膠袋都破了啊真是、忘了帶袋子真是個失策……」
「……果然是主夫、mahimahi呢?」
「閉嘴小黑!說了不准那樣叫我!!」


傍晚時分的回家路途。
為了解決食材短缺的問題,身為怠惰的EVE他硬是把自家吸血鬼給一起拖出門採購,返家路途遇上下位吸血鬼的襲擊,暫時把買好的東西放在一邊沒有什麼喘息時間就開始一番戰鬥。
一如往常毫無改變的日常。
「……對了我說小黑,剛才那是椿的下位吸血鬼?」
「……好像、不是……」
聽見怠惰真祖與平時無異的慵懶聲音緩慢地一頓一頓回應,聽起來是很沒精神沒錯,不過這傢伙平常就這樣所以也習慣了……一邊這麼想,一邊因為否定的回覆感到疑惑。他皺了皺眉。
「那……」
「……好像是……傲慢那邊的……」
「為什麼?話說最近感覺襲擊次數變多了,不分對象攻擊的話、跟Hugh他們之前被椿打倒有關係……?」
「……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看著一邊肩膀上半閉半睜眼睛像是快要睡著般的黑色毛球,背後還稍稍感覺得到貓咪的尾巴輕輕掃過的軌跡,他眨了眨眼,然後就像想到什麼似的忽然笑出了聲。
黑貓不明所以的轉向自家主人,一臉問號的樣子。
「……你笑什麼啊真晝……」
「不、不是啦,只是忽然覺得小黑會這麼認真思考事情,這在一開始絕對是不可能的事嘛。」
「……」正在笑的他沒發現另一雙眼睛注視了他好一陣子才又轉開。「……不是因為你,所以才改變的嘛……」
「小黑?你剛才說什麼?」
「……沒事。」
「欸、到底說了什麼啦?」
「……好餓。」
「不准迴避話題!」





回到家門口前。
從口袋拿出鑰匙插入孔中旋轉的空檔,黑貓從主人的肩膀上跳下,接著喵嗚了好幾聲。
「好啦小黑,我知道你很餓,等下進去我就馬上開始煮晚飯了……」
他轉頭向著腳邊的黑色貓咪說話的時候,門同時打開了,然後--

「Happy birthday--!!」

還沒來得及反應之間就被漫天飛舞的拉砲跟彩帶給轟個正著。



真晝被幾個人邊推邊進門才後知後覺的回神過來,回頭去看那團本來在自己腳邊的黑色。這時候貓咪的尾巴不經意地在經過他腳踝附近輕輕地擦過,喵一聲算是回應吧,然後怠惰的真祖就自顧自走進了屋內,看起來彷彿就像只普通的路邊可見的黑貓。
他正想要開口問些什麼,話語的機會就先一步被搶了走。
「哥哥你們是逛去哪裡啦,我們準備好還提早了十分鐘,結果你們比約定時間晚了回來嘛。」
Lawless抱怨著,一旁的利希特倒是盯了真晝好一會兒,大概發現了些端倪而出聲。
「……路上遇到襲擊了?」
「啊、對……所以比較晚回來……是說你們是怎麼進來我家的啊?!」
「哥哥給了鑰匙喔。」Lily手裡拿著本來是放在小黑那裡的備份鑰匙晃了晃。
「城田你說受到襲擊,是椿嗎?」御園跟鐵一起湊過來的時候身高還是依然有著強烈對比。
伏在鐵肩膀上的傲慢真祖拍了拍翅膀,真晝與其對上眼時頓了頓,似乎思考了下還是說出了自家吸血鬼跟自己得出的結論。
「……是傲慢的下位吸血鬼?」
「真的假的?」
「……Hugh……」
看著望向傲慢真祖的鐵,隱隱約約感受到的不安定感與不祥儘管短暫瀰漫了整個空間的空氣,但是一如往常,真晝依然用他精神的話語打破凝結的氣氛。
「沒問題的!我想應該有方法--對了,去找上次的博士也許可以發現什麼……」
真晝出聲說話就像在死沉的水裡注入活泉,每一次都讓看起來低迷不振的時間再次活絡起來。
他就是這樣的存在。

於是大夥在幾秒後有志一同地笑了出來。
「真是--果然真不愧是你呢。」
「活力的見習天使。」
「真晝君就是這樣呢。」
「擔心別人跟擔心自己一樣啊。」
「真晝大哥,謝謝。」

「話說回來,今天是要辦生日慶祝會才來的,就先別管那些了!」
「真晝君不知道吧?這一次策劃生日會的可是哥哥哦。」
「--是小黑?」
下意識向旁邊看去,已經化為人形窩在電視機前面的那個藍色的身影,對方正好回頭,四目相接。像是想說些什麼張開了嘴,又好像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張張闔闔就是沒發出聲音,他當然不會不知道,這是自家吸血鬼一種笨拙而彆扭的表達方式。看上去有些苦手不知道該怎麼辦的那張熟悉的臉龐,濃重的黑眼圈,一雙漂亮顏色的紅眸,他只是頓了一會兒,沒有多久就笑了。內心有一股暖暖的水流漫了進來。

「--謝謝你,小黑。」

那是一個比太陽還要燦爛的笑容。




小黑一時之間愣了下,回過神自家的EVE已經被拱著要吹大蛋糕上閃爍著火光的蠟燭。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一直以來他都覺得無法直視,並不是應付不了吧其實,只是,太過耀眼了而已。
而他想要守護的,也就是這樣的他。
那樣的笑容,那雙眼眸,這一個溫暖地無可救藥的人。他的主人、他的……


「……真晝。」
「嗯?」
他看見那雙閃耀著光彩的棕色裡頭倒映出他血紅色的影子。
這一次他確實地說出了口。
「…………生日快樂。」
那張少年的臉蛋上綻放了漂亮朝氣的笑容。



可以的話就這樣下去就好了……這個笑容,這個,似乎平凡的日子。
我和你,一起合得來的時間。




FIN.(?)

*很難看的短篇。
*跟之前未完的篇章應該沒關係,就是類似原作向的衍生物(
*時間的話,本來設定是在放暑假不久,但跟Hugh被打倒後的時間又不合……所以就當隨意了不要管bug的事情(不負責任←)
*太久沒寫手感差到一個不行(
*會有哀傷感是因為最新話炸出了我奇怪的後劇情猜測,非常非常不好的猜測就別問了(。

*總之是復健篇,看到這裡的人非常感謝。

评论 ( 11 )
热度 ( 18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