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一點雜談。

如題。說些與寫文無關的事情,關於心理疾病。但是並沒有什麼很精闢的言論,裡頭提到些微較專業的言論屬於我的護理老師,嘛其實也沒講什麼啦大略就只是我的一點小心得(簡略就是:感動到要哭(不是)
沒有任何企圖,只是想說點話。(大概也不會有人看見啦我想x
以上可以的話那麼請往下。







 

今天護理老師上課說到了關於「是否生病」的辨別。我們今天開始進入精神疾病相關的課程,所以說的是如何辨別到底只是「怪」、還是真的是「生病」了。

 

第一條是關於發作次數、機率還有少數一些發作是只要出現一次都是不可以的(可判定需要就醫),第二條則是「程度」。

「程度」有幾個面向可探討:個人能力、社交能力、還有痛苦的程度。(好像還有一個,但是我忘記了。)

說到痛苦的部分又可分為兩類,一種是造成個人(也就是自身)的痛苦,另一種是造成周遭他人的痛苦。

護理老師向我們說到,關於如何辨別什麼是痛苦、「什麼樣才是痛苦呢」--她接下來說的這個段落讓我深有感觸。

 

她說,不論以後我們遇到怎樣的病人,不論是你的配偶、親人或是個案--如果你成為專業相關人士的話--一定要記住這件事(她用強調的語氣重複了幾次這句話):只要病人(當事者)覺得那是痛苦,那就是痛苦。

請不要跟他說沒關係的啦、我見過比你還要慘的人、你沒問題的、這點小事算不上痛苦等等,絕對不要這麼做,因為那沒有用。

如果他能輕易就被你那樣說服,那他就不會是病人了。

 

 

說真的,我聽到的時候內心大概是狠狠地震顫了。

然後我覺得眼睛有點濕潤,儘管並沒有到蓄積成淚水的程度,但我想那個時候可以的話、我還真想說著「謝謝妳的這番話」而哭泣。

 

 

一瞬間想到的是什麼呢,大概是家人吧。

尤其是我的母親。

我知道自己給她添了很多很大的麻煩與壓力,但是即使如此時常也是會感覺到埋怨、對於她某些時候脫口而出的一些話。大概內容就和老師說的差不多了,就是「你沒問題的」、「其實這並沒有那麼痛苦吧」、「你看誰誰誰經歷了怎樣的事情也還能怎麼樣」。

 

就連打到這裡的現在,也感覺到些許的鼻酸。

有點想哭。大概因為沒能被好好地寬容。

被寬容叫喊著痛苦而哭泣的權利,在今天也許就好好地被給予了一回。

我很慶幸我今天有上到那堂課,也稍微地覺得還活在這裡也許並不是那麼壞的事情,也許、可能、我想。

 

再補充一句話,一樣是今天上課時護理老師講的。(天啊,我在認真考慮要不要找她諮商談心了←並不)

 

 

 

「It may be your problem, but it's not your fault.」

也許那是你的問題,但你要記住,那絕對不是你的錯。

 

 

 

以上,只是忽然有感而發,作為一個保守而言(?)有輕微憂鬱症傾向的人,想說說這些話。

就是如果有相似的朋友看見,希望多少讓你們也……感受一下我的感動?(欸)

因為不太會說話,我已經盡力了,要補充會再補充,那麼、希望大家都能快樂。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