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那蒼穹藏著的一枚寶石了嗎,那是銀河漫水裡的百年前的星辰,那是我的心臟。


在你來到以前我就已經在這裡了。而我一直在等待一個存在,進駐我的空洞的身體。


在此之前,一切都只是會呼吸的半腐爛的屍體。那是我。



然後,你來了。





















轉載請經同意。被艾特在文內者不在此限。脾氣不好,金魚腦,頭像背景名字一起換的狀況頻繁,慎fo。
啊,還有,我喜歡評論勝過於熱度(。

[ K ] 狗社 - 只是這樣平凡的幸福

*翻了翻找到的舊文( ̄∇ ̄)
*不知道多久以前的黑歷史注意(#
*似乎是為了投社內刊物的產物~
*雖然遲了一天但是我也來講一下好惹( ̄∇ ̄)

9/4狗社日快熱哦哦哦\(^o^)/!!

*就給阿彥當見面禮好了(咦(也隔太久才給#
*狗社相愛一萬年喔喔喔喔!!!
*作者有事(滾走
-
食用前須知:

*夜刀神狗朗×伊佐那社
*清水日常甜文。架空(?(反正一堆蟲就是拿來自己腦補用ry#
*時間基本上就……反正就是事情都結束了之後但小社還是小社~(官方二期ending不是我的菜所以#
*人物性格OOC有!!
*日常什麼的就是苦手(躺
*新手上路傷眼文注意##





「我回來了……」

隨著門把轉動與鑰匙插入鎖孔產生的金屬聲響,宿舍房間的門板被輕輕打開。
塑膠材質的摩擦聲響摻雜在絲毫沒有紊亂的穩定足音之中,踏著規律步伐穿越房內與房外的一線之隔,墨色的身影進入玄關便順手帶上了身後的門。

沒有一絲動靜的安靜室內讓他皺了皺眉。

一般來說另一個也理該在家的人就算是在忙碌著事物,也會在聽見開闔門的聲音之後應個聲的。

再耐心等了等,那一如往常溫潤而清澈的嗓音仍舊沒有出現。

……不會又擅自跑出去了吧?

眉頭一點也沒鬆的,想起幾次某人無視於自己三番兩次耳提面命的告誡,逕自出門也沒有說清去了哪裡的前車之鑑,清楚記得自己那時幾近慌亂的找尋、天曉得他那個時候多怕又這麼失去了他。

--事後當他在某個偏僻郊區的小巷找著那抹銀白,對方還睜著圓亮的琥珀色眸子一臉無辜的說他只是出去走走然後不小心迷路了而已。

之後某個孩子氣的王權者就這麼被自家氏族禁足了整整三個月。


憶起不是太愉快的那次案例,撫了撫抽痛的額角,他甩去那段令人不願再經歷一次的記憶片段。
暗自祈禱這次別又是同樣的事情,幽藍色的眸子這才不經意地掃過玄關邊。
一柄大紅色的和傘靜靜倚靠牆角,像是在等待著誰的歸返一般的、靜靜佇立著。

平時那人出門也不例外會隨身攜帶的和傘仍在這裡。這代表著傘的擁有者還在屋內。

明白對方並非再度偷溜出去跑不見人,他不禁因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了下來而暗自鬆了一口氣。轉而取代擔憂的是疑惑。

記得那傢伙之前還跟我理直氣壯地爭辯,說是既然是一家人又住在一起,出門回來當然要有所招呼啊、什麼的。

"--不然就沒有家人的感覺了!"

還這麼說呢。

想起對方鼓起雙頰略帶不滿的表情,像是在責怪怎麼連這種事都不知道一樣的蜜金眼眸睜得大大的,直望著自己。

那副模樣真是孩子樣的可以。光看他這副樣子根本不會相信他是王權者之一吧。

腦中浮現那人的眉眼,沒有察覺自己在此刻所流露出幾不可見的柔和表情、嘴角帶著微微的淺笑,在那張平時不苟言笑的俊秀臉龐劃出了寵溺的弧度。
將脫下的鞋擺放整齊,踏過木質地板拉開步伐擾動了靜止的空氣。手中晚餐食材的塑膠裝袋隨腳步移動產生窸窣的聲音,幾乎都蓋過了他本就近無聲的足音。
因幼時受到遺主三輪一言影響、顯得輕
淺而不失優雅有禮的行步舉措,卻在觸及一幕意料之外景象的瞬間止息。


伊佐那社靠著牆角邊,熟睡得不省人事。

地上四處堆雜散亂著各式的書本紙張,打開的書籍有些字裡行間被畫上了重點線、或是圈上了標注,薄薄的紙張則非滿是計算的數據過程算式或圖像、便是一些簡短記下的筆記之類;還有些應該是方才被握在手中、留下這些痕跡的筆桿,隨意散置在一片紊亂的紙張中。

微啟的窗讓外頭的風竄了進來。飄動如浪的窗簾輕輕隨風撩起,拍拂過熟睡人兒的鼻尖。
已是冬末春初的季節,風裡捎來不具名花朵的清香,微冷、卻是令人感到舒服的空之流動。
戶外開始渲染著的夕暮光輝閃爍,橘金色的光芒在室內躍動跳落,灑在那人的髮稍、銀白的髮絲亮散著暈光。

在四散飛舞的紙張與被風翻動的書本之中,就像是被光芒所包圍環繞著的、如此耀眼的你。

他沒有發現自己有那麼一瞬的屏息;只因那抹銀白所描繪出如此美麗的景致,像是一幅只能無聲讚嘆的畫作。

放下手中提拿著的食材袋置於水槽旁的平臺,在無意識中不禁刻意放輕了接近的步履。
悄然無聲地,他一步步靠近了那使人戀慕的人兒身旁。

臉上沒有平常時候頑皮戲謔著他人的笑容,那雙靈動流轉著的琥珀色大眼收在掩上的眼皮之下,羽毛一樣的眼睫微微顫動,細細微弱的吐息伴隨著那略顯單薄身軀的小小起伏,輕緩的交換著與空氣的呼吸。

這樣的社看上去特別惹人憐惜。

伸出手輕輕撥開那張熟睡臉龐額前帶著光暈的銀白髮絲,似乎感受到驚擾似的、睫羽輕微顫動了下。在手的觸碰因此而停下不久,白髮的少年仍是熟睡著的模樣、這才讓剛才為怕吵醒對方的他放鬆了緊繃的全身。
收回了手,那雙如夜色的暗藍眼瞳只是靜靜的凝視著眼前人兒的面龐。


--但願時間能永恆凝止於此刻。他一瞬這麼想著。

一縷風捲過、竄入室內。一時之間紙張四處紛飛。

他發覺面前的那抹身影顫了一下。

略皺起了眉宇,想是怕冷的體質作祟、可不能放著這傢伙著涼……。
沒有思考很久,當機立斷就是一把抱起了眼前的少年,動作的過程一氣呵成、如行雲流水,若是有人在旁也許會因他那優雅的舉手投足而讚嘆吧;但對此刻的夜刀神狗朗來說,他所有的心思只放置在雙手中的重量之上。

手臂所感受到的輕盈重量讓他禁不住蹙了蹙眉。不論多麼緊迫盯人地控制對方的飲食、還是如此令人不免擔憂的重量。雖然他總是笑笑說著這沒什麼。

懷中的溫軟身軀輕微的挪動,似乎是感受到身體周邊改變了的什麼,調整了一個覺得舒適的位置後,他像是某種小動物一樣蹭了蹭身旁的溫暖,然後散出穩定細微的鼻息、再度沉入夢海。

幽藍色的眸子眼底流轉著不明顯的溫柔,幾近貪戀地、凝視著懷中熟睡著的少年,然後、輕吻上。

眉間、眼睫、鼻尖。

最後、是那小巧的唇瓣。

「--晚安。」他說。輕輕的,像是祝福著好夢。嘴角淺淺的弧度,溫柔地勾勒出對那人的憐愛。




--不論你夢中是否有我,我都會一直守護在這裡、在你的身邊。

我是你的氏族,而你是我永遠追隨的王。

只屬於我、夜刀神狗朗的銀白色太陽。

我的社。

只要擁有著這樣平凡的日常,對我而言、便是無可取代的幸福。

因為,你在我身邊。

-fin.-
评论
热度 ( 5 )

© 如果我活著是為了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