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文豪野犬Stray dogs】所謂幸福的青鳥(太敦)

*保證發糖向,請安心食用。
*剛從虐文脫離出來的手感有點不是很對……文風亂七八糟還請親們高抬貴手惹(X
*太敦,摸個溫馨日常(?)的小短篇試試。
*ooc照例警示。沒頭沒尾不知說什麼的內容請放過神智不清的作者(。
*青鳥是個不錯的題材哦哦(#
*那就以下?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一對貧困的兄妹,羨慕著鄰居孩子,有豐富的耶誕禮物,而他們,什麼都沒有。
突然間,一位醜陋的老婆婆出現,她希望兄妹倆能幫助她,尋找傳說中能使人幸福的青鳥,治癒她女兒的病。

這對兄妹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青鳥。當他們帶著青鳥回去搭救老婆婆的女兒,沒想到,青鳥突然變成了紅鳥,飛出窗外。

小兄妹沮喪的回家,抬頭一看,家中平凡無奇的小鳥,竟變成了青鳥;他們將青鳥慷慨的送給生病的女孩,女孩看到青鳥,病立即就好轉了。
------梅特林克《青鳥》


所謂的青鳥,便是人們所追尋的幸福哦。


-


「敦君,聽過青鳥嗎?」
「誒……那個有一對小兄妹為了生病的女孩出外去找尋能帶來幸福的青鳥,結果最後卻是在家裡發現的故事嗎?」

雖然遲疑了一下,微微偏著頭思索還是將自己所聽過的故事內容簡略地整理吐出,帶著疑惑不解的歪著腦袋,不是很明白對方為何突然說起了這個幾乎是家家戶戶都耳熟能詳的故事。眼前自家的上司兼前輩正趴伏在一旁的沙發上,一如往常遊手好閒,工作絲毫沒有動過的跡象,一邊擺晃著伸展到沙發另一端的雙腿,一邊用著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望著在一旁整理著文件資料的少年,茶色的眼睛裡似乎閃動著莫名的笑意,像是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似的。
中島敦沒停下手裡的動作,要知道某位類似於工作狂的前輩在出門前可是叮囑了他一番「不要像某人一樣好吃懶做」、「最好是在他回來之前就把這些文件都整理好」之類的話語,因為被「某個好吃懶做的人」氣到七竅生煙、剛好接到委託要外出的國木田獨步在步出偵探社之前還狠狠瞪了癱在沙發上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動不動的某人,才挾著怒氣沖沖的氣場出了門,連關門聲都大得讓偵探社裡的所有人無一不知「國木田獨步在生氣」的這個事實。
雖然這樣的情景大概已經是家常便飯,大家都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總是只淡淡掃上一眼便又回頭去各自做原先的工作,身為一個適應力不是強的人,他每每還是會因此微微瑟縮著,就怕被掃到颱風尾而戰戰兢兢。
更尤其那個總引來不少怒火與麻煩的始作俑者就在自己旁邊,而且絲毫不改這樣的行為。
他忍不住還是勸說了幾句。

「太宰先生……你要不要還是做點事情吧?那個……國木田先生……」都快要氣昏了啊……
這不誇張。真的。
他以十分誠懇的語氣這麼說著,望著他的那雙眸子還是笑得一樣莫名,看上去就不像有把這話付諸實行的樣子。
「哎,連敦君都變成工作狂了這怎麼行呢?唯一會聽我說說抱怨話的也就只有敦君啦。」
「誒……」
想說「並沒有變成工作狂,明明就是您太過悠閒」,頓了頓還是沒說什麼,但這樣的對話總是這樣的結果也是預料之內,所以他只是微微苦笑著繼續著手上的工作。要是哪天這個人真的認真自發工作起來才是一大奇事呢。
這麼想著,空氣中短暫的安靜而後又被一人出口的聲音給打斷。

「所以敦君聽過那個故事嘛?」
話題兜回了開始時的那個,讓人不知所以的問題。
似乎帶著點不肯放過的執著,另一個人仍舊持續追討著答案。不像平時總漫無邊際地亂扯一通,專注在這個話題上,一副就是要聊起《青鳥》的樣子。他不解對方表現出這樣的原因,但還是順著話題的走向延展開了對話,就跟平時一樣,總是這樣的。那個人說起什麼總是天花亂墜,而他就是在一旁聽著,時不時插上幾句吐嘈或回應。

「我知道那個故事啊……太宰先生怎麼突然說起這個?」
「嗯……沒為什麼啊。」
「……」
「就是想問問敦君嘛。」
勾著淡淡的笑,環著雙手趴在沙發的一邊扶手,悠閒的樣子看上去總是那麼慵懶,但是又並不會讓人感到厭棄,反倒總令人目光凝聚地幾近失神。
這或許就是名為太宰治這個人的魅力吧?他總是這麼想。
「敦君知道那個故事裡青鳥代表著什麼嗎?」
「……不是幸福嗎?」
「答對囉。」

「那敦君有沒有想過,那個故事真正要說的是什麼呢?」

那個寓言故事要說的是什麼呢。
記得,青鳥象徵著人們追尋的幸福,有著翅膀的幸福是自由飛翔的,而這無非也代表著一種形式的飄渺不定。幸福並非能夠掌握,能夠輕易掌握在手裡,就不叫做幸福了。幸福是什麼樣子的呢?知道,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會有多少不一樣的答案吧。可能是有形的,可能是無形的,也可能糅合了各式各樣的樣態,幸福是多面的,而每一個人誕生在這個世界上一定都在找尋著自己的幸福。
有人是得到一餐溫飽就會笑得開心。有人希望能夠好好平淡地過著自己的人生。有人期許可以攀升到某個想要到達的位置。有人即使想要的金錢財富物質生活全都無一不缺,卻還是不滿足。
所謂的青鳥,便是這樣令人抓握不住的事物。

「……幸福、不必遠求?」
他微微歪著頭顱,小小因思考而皺起的眉頭隨著晃動的前髮在其後若隱若現,從後腦杓透過來的陽光在上頭鍍了一層光暈,銀白的髮絲在空氣中熠熠,一點一點的光粒像是在躍動,向上飄浮的懸塵仿如海裡別稱海天使的那種小小魚兒,飛舞著流動著,閃耀著的銀輝卻總是讓人想到眼前的少年。
他其實很喜歡看著這樣的他。
像是散發著光芒一樣的,好耀眼好耀眼,總讓人捨不得移開目光,會就這麼看著好久好久。不會看膩的。少年的表情一直都是那麼的豐富多彩,多樣的幾乎讓人總不時驚喜連連,暗自在心裡想著笑著,原來還有這樣的表情啊,原來一個人可以擁有那麼樣豐富的模樣,可愛得不可思議。或許只是因為無趣了太久,或許只是因為有趣。也可能,這是許久沒有的,這麼樣靜靜地凝視著一個人了。
勾起的弧度並非往常的輕浮,或許參雜了些許的柔和與溫暖。也可能沒有誰發現這樣的變化,細微的幾不可見,可是在那張總是帶著不安定感的臉龐上,卻好像成為了踏實的顏色一樣。溫柔的,讓人會無意識地鬆下開了緊繃。

「嗯,這個答案回答的很好喲。」
「……所以太宰先生你到底想問什麼……?」
「沒~什~麼~啦。」

神神秘秘地笑著糊弄過去,他知道少年大概會為著這樣的一件小事情糾結許久吧。但是也沒什麼不好嘛,最後他一定是會回來問他的。
然後那時候,他要怎麼回答呢。
凝視著在背光處閃閃發亮的那抹銀白,疑惑與不解交織而成的少年臉蛋還是那麼樣的帶點不成熟的稚氣,總在他茶色的眼眸裡摘取了許多許多的光彩。
只是想問問而已。關於幸福這件事。
如同月亮需要太陽的照耀一樣,或許是因為你的光芒我才會思索著這種事情吧。

所謂的觸手可及的幸福,即是青鳥的存在,會不會也就是在我身旁散發著無與倫比光芒的你呢?

關於幸福這件事,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去思忖呢。


-FIN.(?)-

*所以虐文寫完了果然就是要來一發甜的嘛(╯з╰)(#
*就是被自己寫的虐到了所以來發糖的雨光( ̄∇ ̄)
*可以寫後續的小短篇耶耶(乾#

*總之請各位親們笑納^_^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