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那蒼穹藏著的一枚寶石了嗎,那是銀河漫水裡的百年前的星辰,那是我的心臟。


在你來到以前我就已經在這裡了。而我一直在等待一個存在,進駐我的空洞的身體。


在此之前,一切都只是會呼吸的半腐爛的屍體。那是我。



然後,你來了。





















轉載請經同意。被艾特在文內者不在此限。脾氣不好,金魚腦,頭像背景名字一起換的狀況頻繁,慎fo。
啊,還有,我喜歡評論勝過於熱度(。

0.1顆方糖的甜度測試

*方糖系列第二篇。上篇0.05的接續。 數字與甜度無關,純屬順序。
*內容沒有意外大概是芥敦……??第一次寫手感不佳,怎麼看怎麼奇怪,希望各位大大可以高抬貴手Orz
*OOC非常非常嚴重,我對不起芥芥QAQ(被羅生門捅穿好幾個洞x
*其實大概全程在廢話沒什麼描寫,然後我發現這篇根本一點都不甜嘛(毆
*最近過得好充實,再一週就又要考試了。。 在這裡艾特@尋星_Ruby ,希望病早日康復囉w
*不介意這難吃的東西可能有害眼球健康的話,就請往下。




0.1顆方糖.  遲到

理所當然再醒來的時候老早就已經是無可挽回的時間。
在床鋪被窩裡幽幽醒轉,少年花了大概幾秒鐘的時間讓自己從意識底層的深處浮出,眨了眨眼重新對焦,模糊一片的視野變得清晰。還有些昏昏沉沉的。白色的腦袋瓜一會晃這一會晃那的,感覺又快要睡過去了。
幸好在他再次不敵睡蟲侵襲沉入夢裡之前,一旁的手機冷不防就發出了來電鈴聲。
哇啊啊──慌慌張張、就像第一次拿到這只手機的時候吧──摸索著才再床鋪邊找到被擱在角落不起眼處的方型機體,沒來得及看顯示來電者的名字,腦袋裡只想著要快些接電話的他趕緊就翻開上蓋將手機螢幕靠上耳朵邊。電話那頭出現的聲音一開始讓他愣了下,因此反應慢了好幾拍而沒回上任何一句話。

──混帳青花!說了別再接電話你是聽不懂嗎!我、要、找、的、不、是、你、聽清沒?!
聽著另一端傳來不亞於自己某個奉行理想主義至上前輩的吼聲,而且貌似還是在罵著某個他似乎也輕易猜得到的另一個前輩,他過了半晌才找回自己聲音似的,有些怯怯地出聲。
………………中也先生……?
────敦?!

「──太宰先生今天的早飯請自己想辦法!」
「誒、敦君──」
「我出門了。」

門在身後大力關上的聲音迴響在四周的空氣裡,大概室內也是十分地大聲,但是他才不管呢。整個人是氣鼓鼓的,頭也不回關上門之後就邁步跑過走廊、下了螺旋梯,然後踏上地面開始往某個方向奔跑而去。
被自己一併拋在腦後的街道跟風景都跟往常一樣看上去活力十足,城市散發著白天擁有的朝氣,圍繞著來去匆匆的人群與鼎沸人聲的街道上車水馬龍,不時經過的小市場還會有吆喝路過民眾快來自家店面看看的聲嗓,宏亮且中氣十足的聲音似乎連聽見的人都會沾染了那份精神。雖然如果是平時的自己肯定是會這樣,可能還會不由自主地笑起來然後繼續往前吧。
──可他現在可一點都笑不出來啊。
拼命希望自己可以再跑快一些,奔跑過的街道即使幾個月前陌生現在也已變得熟悉,但此刻似乎無暇顧及。
抓在手上的手機在因為不由得緊張而被握得死緊,在呼吸與奔跑之間迴響著剛才那通電話的聲音。

經過與組合的一番惡鬥之後,武裝偵探社與港區黑手黨暫時進入休戰和平時期。
平時就多了些要與黑手黨交流的文件資料,還有偶爾會出現互相協助處理任務的工作,這些說真的其實都還不是什麼大問題,對他來說最大的麻煩是……

“──每個禮拜要固定一起做訓練培養默契?!”
“──跟這個傢伙?”

少年都還記得那個組合戰後的某天,特地將他們兩個找出來說有重要事情要說的某人在說的時候臉上的笑容看起來有多愉悅。
聽到這件事他們兩個的反應可想而知……某種程度上出奇地有默契?至少是異口同聲地發出抗議聲了。

“我才不要跟這個傢伙一起做搭檔啊!”
“那是我要說的話,人虎。”
“不要叫我人虎!我也是有名字的!”
“那種事情與我何干。”

然後兩個人就像是初次見面那樣一副要開打的樣子。黑獸在主人的身後伺機而動,少年的手腳也已虎化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好好,別衝動別衝動。”
也同樣也只有這一個人可以治得了他們兩個。
“好啦,在下一波危機來臨前,不想要被敵人再次壓著打的話要怎麼做呢?”
他們沉默了。話裡的意思不言而喻。
“新一波的浪掀起之前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嘛。接下來就需要你們一起同心協力囉。”
那雙茶褐色的眼睛裡有著還是一樣看不到底的笑意。
雖然有千百個不願意,可是兩個人肯定最終也是會妥協。
他望向芥川的眼睛,裡頭幾乎是各種厭惡與不耐的綜合,他想他自己的眼睛裡大概也是差不多。兩個人像是僵持著互相瞪視。最後兩人共同的老師便感到無奈似的嘆了口氣,伸出兩手一手抓著右邊一手扯過左邊兩個學生的手,硬是將兩個人的手掌握在了一起。

“ ──不說說請多多指教之類的嗎?你們以後就是一起共患難的夥伴了呢。”

──鬼才跟這傢伙是夥伴!
兩人心裡一瞬間的吐嘈大概是一模一樣的。但誰也沒說出口就是。
然後還是沒人開口說話。兩個小傢伙還在互瞪。好像這樣就可以把對方身上捅出一口子似的。
唉。太宰治在心裡又嘆了口氣,暗暗想著他這兩個學生的頑固脾氣真是難教。芥川就算了,平時也就好好的敦君遇上他就會這樣,也不知道為什麼。──當然他怎麼會不知道是為什麼,就只是裝作什麼也沒發現罷了。

“……以後,就,要,麻,煩,你,了。”
“彼,此,彼,此。”

每個字都刻意咬字加重一樣。
他心裡想這兩個還真像小孩子。在這種地方還出奇不意地有默契。

總之這件事就這樣變成了例行公事。
每個禮拜一次。他出入那個當初與自己所在的偵探社為勢不兩立水火不容的港區黑手黨次數已經頻繁到大概所有黑手黨的人都知道他中島敦是芥川龍之介的搭檔這件事了。“新雙黑”的稱號似乎也悄悄流竄。莫名其妙就變成了板上釘釘的事實。
現在只要到黑手黨大樓已經不會有人攔住他或為了懸賞衝過來上演一場難分難捨的打鬥什麼的,甚至有幾個認出他的會直接看也不看就走過去。
今天當他風風火火幾乎是用百米賽跑衝刺的速度與氣勢到門口才喘了口氣,看了看時間回想起剛才出門前接的那通電話。中原中也沒多問什麼只是說芥川看上去快氣透了,如果真的沒法來他可以去說一說,他當然是馬上就說了沒關係不用麻煩中也先生我現在立刻就過去──之類的話。現在想想那個時候應該要托病請個假,想到等等就要面對那張萬年如一恨不得要除了他後快的臉龐帶著後頭半天高張的惡火就覺得會一發不可收拾。

時間來到了八點四十七分。一邊暗地為自己接下來會面臨的情況先無奈地嘆氣,被時鐘顯示的數字給逼著也不得不再度邁開步伐。微微地也有些怨懟,都是太宰先生早上胡鬧那麼一陣才害他變成現在這種狀況啦。
出門前他會那麼用力地關上門其實也就是一種賭氣似的表現,不過說真的現在他也已經沒那麼氣了。他也不是會生氣那麼久的那種個性,況且他總是拿這個身為自己前輩卻任性得很的人沒辦法。

正想著要怎麼對芥川說他遲到的理由,要是誠實講肯定就是什麼都不用說羅生門直接咬過來了。還在苦惱的少年卻在走到半途的時候就遇見了那個預期要遇到的傢伙。

「……人虎。」
「我不是說了好幾次不要那樣叫我……」
在對方的視線下他想起現在是什麼狀況,有錯在先自知理虧,也沒法像平時一樣理直氣壯的反駁回去。少年只能默默消下聲音,不是很乾脆但也不能不道歉,輕微撇過目光,他張嘴好不容易要出聲說些什麼。
結果另一個人卻先開口。

「……是不是下次要叫你乾脆前一天就滾來大樓底下打地鋪露宿你才不會遲到。」
「──我又不是故意遲到的!」而且誰要來你們這裡打地鋪露宿啊?!
幾乎忘了現在情況他馬上就出言辯駁,心裡也是一股悶氣在,感覺無端受這種情勢襲擊似乎又要怪那個老是愛搗亂的始作俑者。
芥川挑了挑眉,眼裡的那種不以為然依舊。
但沒有再繼續爭吵下去。芥川只是再盯著他看了一會,然後又像沒事一樣若無其事撇開頭只說了句,既然沒什麼問題的話那就跟往常一樣開始訓練。說完轉過身沒等人應答就自顧自地一逕往另一個方向走了。連理由都沒有半點追討的意味。
少年心裡有些疑惑,但沒想太多,更何況他總是想不透這個現在算是自己搭檔的傢伙究竟都在想些什麼。只得小聲抱怨著這傢伙還是一樣那麼我行我素的就要跟著追上對方腳步,暗忖著回家後一定要跟某個老是行為自我的人嚴正聲明以後有搭檔訓練的日子絕對不准再鬧他了。
今天是還好芥川意料之外的沒生氣起來跟他打一場,下次可能沒這麼幸運,他也一點都不想有下次。
……話又說回來,芥川這傢伙今天是吃錯藥嗎?反應比想像中平淡……應該說幾乎沒什麼反應?這是他今天心情很好還是什麼?…………算了,誰管他。思考自家搭檔的思路或心情什麼的,這種事情頭腦不好的他大概想了也沒什麼用,而且這傢伙難相處的程度簡直不是一般層次。
沒生氣就好。
少年心裡想得很簡單。
所以他大概不會知道,走在前面那個穿著一如往常黑色風衣的身影,只是因為焦躁了一個早上的等待而在旁人眼中顯得火氣沖天。
其實,也只是有點介意。
儘管見過無數死亡,雙手沾染無數血腥,看似冷酷無情沒有血淚,他也還是個活生生的人。
會有喜怒哀樂,只是不容易察覺。會有希望渴望,只是難以清楚地表達。會擔心些什麼,為某個人焦躁,也都是會在他身上躍動的情緒。
前陣子他才稍微地發覺了,近日心情浮動的來源。似乎……

他回頭,對某個還在後頭慢慢吞不知道是在想什麼的白髮少年丟了一句。

「你是腳跟生鏽了還是不知道怎麼走路所以才停在那裡一動不動?」
「──芥川你說什麼!」

然後說著少年就快步似乎帶著氣憤地在身後腳步達達地追上來。
轉回身去,他頓了一下。沒有半秒鐘,就再次地往前邁開腳步。

他想這似乎,是某種難以一言說盡的情感。
比對自己老師的那種執著平淡了點,較對下屬的那種氛圍還要強烈。
並不是非常地清楚明白這種情緒。但也不是完全沒有絲毫的察覺。
……罷了。也不是那麼急切想釐清。他想。
總歸他們兩個成為了還算是搭檔的組合,所以,還有很多餘裕可以慢慢思考。
未來一起的時間,還有很遠很久不是嗎。
臉邊幾不可見地微微上揚了一些些的弧度。

「……芥川你剛是不是笑了?」
「說什麼蠢話。」

吵吵鬧鬧的,這就是這兩個人成為搭檔後的日常吧。

#

*努力想寫出芥芥跟敦敦那種冤家每天吵嘴但是感情其實不錯(?)的感覺w
*通篇看下來發現好多廢話,描寫真的只有一點點,第一次寫芥敦還不是掌握很好,再次說聲對不起【土下座
*噠宰終於知道欺負小老虎也不是不會被反咬一口了吧ww敦敦生氣得好x
*芥芥其實早上看起來黑氣繚繞只是因為焦躁,嚴格來說擔慮大於生氣,不過芥芥肯定不會承認w (……唔對了,對芥芥的性格還有點抓不到,覺得不對的地方可以大方在評論或是私信跟我說,討論交流意見修正自己,這樣大概可以讓大家看到更好的文吧w) 

*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如果我活著是為了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