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among the raining.

*太敦。await那篇的後續。試著把自己太多的廢話拿掉,不知道看起來有沒有比較好?
*考後復健練手用,大概算是短打?(以我目前平均的篇幅來說啦x
*最近迷上用英文取名,明明英文不是很好(。命名就隨意看看就好(揮手
*ooc,小學生文筆,完全不知所云。
*如果這樣還沒問題,那就大方(?)往下吧。


我無法對你說出「就算世界都捨棄你了我還會在你身邊」的這種話。
你應當明白,我無法給出承諾。

_

雨還在下著。
少年拖著溼淋淋的身子隨著自家前輩回到居處時候,戶外的雨勢仍舊沒有停歇的跡象。他在玄關收起被雨水淋得嚴重還不斷滲出水來的傘,束起後隨意擺在門邊,地上凝聚而成的小水潭像鄉間小路上的池塘,流淌的水面映照出了身旁少年的影子。
他看著在玄關還瑟瑟發抖的自家後輩,頭髮濕了,白襯衫濕了,底下穿著的褲子也深了一個色階,滴滴答答從少年身上臉上頭髮落下來的水珠敲在地板上,好像在屋內也下起了雨似的。抱著自己發抖的少年臉蛋發白,看上去快要昏倒了。
哇啊──敦君你的臉色好難看哦,沒事吧?
沒,沒事的……只要去沖個澡,讓身體暖起來就好了……。
一邊說著斷斷續續的話一邊輕微地挪移腳步,儘管語氣裡也透著虛弱,似乎強撐起精神來控制著身體。還不忘脫下鞋子才踏進室內。看著少年的動作他心裡邊感嘆敦君果然是好孩子呀。沿著滴落水珠在地上留下一道斷續的線,腳步搖搖晃晃,看著看著都讓人覺得還沒走到就要倒了。
敦君真的沒問題?
沒,沒事啦……太宰先生您不用管我,我去洗澡了。
似乎是趕著用最快的速度,拿起毛巾跟換洗衣物就是小跑步地進到浴室。他只看見一抹白色匆匆地閃過。

進到室內以後他脫下身上也有些沾上雨水的風衣,隨意丟在榻榻米上。一屁股坐下來,剛才出門前躺過的地方已經重新被寒冷佔據。涼氣在空間中流竄,已經這個季節啦,他想著,也許該去買個暖氣機回來。其實他不怕冷的。反倒是總是那麼溫暖的少年,似乎才是最怕的那個,可能是貓科動物的習性使然?伸展了下身子,他看向窗戶上還是一聲一聲一陣一陣的雨點淅淅瀝瀝,剛才從天邊破口探下的光芒像是曇花一現。四周的一切又被灰色給籠罩。透明的傷痕順著玻璃的影子印在了屋內的每一處,隨著雨毫不留情的劃開一道道的黑線。
從浴室裡傳來的微小水聲與雨滴的聲響糅合在一起,有意無意去分辨其中的差異,滴滴答答,他彷彿看得見少年在裡頭一副快要睡著還要強撐起自己的樣子。水淌在地板上,而後流進彎繞著的排水口裡。
在無聊著數著雨點敲擊的次數幾乎要睡著的時間,不久,裡頭的水聲停了。
隔了一會兒,裡面玻璃拉門滑動的聲響也劃在空氣裡。但是,等了一下,大約要到十分鐘了卻還沒人影出現。

……敦君?
輕輕喚了聲沒有得到回應,他只好起身到浴室門前,一轉把手打開門,就看見少年靠著裡頭玻璃門模樣像是睡起覺來。
敦君起來啦。別在這裡睡,不是說不要隨便隨地就睡嘛──

用指尖戳了戳少年的臉蛋,他蹲在他旁邊有些像孩子似的動作,嘎然而止是因為碰上臉龐所感受到的溫度。
頓了一下,他才伸手撥開少年掩住大半臉龐的白髮,貼覆在額頭掌心上傳遞來的溫度還是那麼燙。臉頰上泛著不正常的紅暈,並非情緒性的那種。他凝視著少年,最後擺出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無奈表情,一把抱起少年的身子走出浴室,而後將發著燒的少年放在床上。

大概感冒了。
淋了雨就馬上感冒,敦君還真是體虛。坐在旁邊他這麼想著,似乎沒有退熱貼,後來拿了體溫計量出來是40度。哎呀哎呀。顯示的數值閃爍了兩三下就被他關起來。躺在床上的少年似乎覺得冷,下意識伸手抓住一旁的被子就整個人縮成一團在被堆裡。沒被被子覆蓋的臉龐還是紅撲撲的,散落在臉邊與枕頭的碎髮像冬季的雪花一樣。額角滲出了汗水,一縷縷髮絲黏在鬢角邊,他聽見少年輕聲囁嚅了些什麼,呼吸沉重而急促。
……中也、先生……
他聽見了昔日搭檔的名字。不禁皺起了眉,想著前些天少年跑去某人家過夜的事情面上的厭惡感又加深了幾分。
而那頭的少年聲音還在持續著。

……中也先生說的,我不是不理解……但是……
唔,對不起………………。
我也許只是……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再堅持下去…………
……也許我做的事情都只是自作主張而已。
對不起……又說了麻煩的話。
……中也先生、真的,很溫柔呢。
您說不要顧忌最想對他說什麼就說什麼……太難了啦……太宰先生根本不會好好聽我說話嘛……就算說了…………

──就算說了,大概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雖然幾乎細不可聞,但他確確實實地聽見了。
從剛才靜靜地聽著,彷彿真切置身於少年在對昔日搭檔訴苦的現場似的。
那一天的敦君,大概也是像這樣對小矮子說著。

……敦君。
他用著尋常的音量叫了少年的名字。
昏昏沉沉睡著的少年也許聽不到,但那並無所謂關於他要說些什麼在這個時刻。
湊到少年微微泛紅的耳朵旁他輕聲的說著,一字一句,像是要書寫刻印在空氣裡在少年的夢裡,清清楚楚地傳遞著的話語。

就算是你沒有說,我也會說的。
我不能承諾,可是我可以直接了當地說哦──

我啊,很喜歡敦君哦。

如果你聽見了的話,等你醒來的時刻肯定是會發生改變的呢。
就算聽不見也無所謂,你明白,我是無法給出承諾的,即使如此。
當你說了心裡藏著的那些話以後,肯定,是會產生某些變化的。縱使細微,縱使微不足道。
我會說著,同樣的話語哦。
所以,希望雨停的時候,你便也從令人討厭的夢境裡醒來,然後,再次將那雙美麗的眼瞳映在我眼裡。
敦君。

飄散在空氣裡,帶著些許水潤的熱度。
這個瞬間的話語有多麼溫暖,如果聽見了會是怎樣的結局。
雨聲環伺的屋裡,只剩下雨痕跟寒冷交錯的光影。
少年還在夢裡。於是他只是微微地笑了。

#

*其實我覺得夢境那邊寫得很不好。一時想不到該插入怎樣的話語在那段空白裡頭,感覺就像老調重彈一樣把類似的話書寫上去了。似乎一直重複著一切的那種事情,我總是不斷地在做。不論是惡性循環還是別的什麼。答應別人的事情似乎總是無法好好做到呢。
*最近看二季看得有點心累,沒有想引戰的意思,只是我自己的個人觀感。啊,不過有些鏡頭是比在紙張上看到的更棒了,聲優們也都超棒的。身為敦廚大概就是希望敦敦好好的,不論是受傷掙扎著,迷惘徬徨著也好,在不斷奔跑的過程裡找尋到什麼、回首望見了什麼,都希望可以好好地去面對,然後,成為更加堅強、更加成熟、更好的一個人。
*考後的症候群就是會消沉一陣子吧。希望沒把太多奇怪的莫名情緒帶到文章裡,如果有也先在這裡跟親們道歉【土下座
*這似乎是我第一次寫真誠的告白?而且我好像從來沒寫過說出告白的是太宰的文……敦敦怎麼那麼命苦QAQ“我喜歡你”四個字在三次元真的很難說出口呢w(有感而發x

*那就謝謝閱讀完了的你!


评论 ( 7 )
热度 ( 41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