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0.15顆方糖的甜度測試

*這裡是不務正業又來發小段子類短篇的雨光。(毆)還算甜(?)所以就收進方糖系列了。這是第三篇。
*ooc,ooc,ooc。很重要所以說三遍。芥芥性格抓不到,崩壞指數突破天際。對於新雙黑互動描述無能的我。()
*大概是一個關於(在曖昧階段的)新雙黑去約會(其實只是芥芥某天突然問敦敦「這天有事嗎」然後就說「你那天跟我去買個東西」,沒給人回應時間就敲定了的w)但是還是一樣在吵架打架的概念。()一點點延續到上次群發的新年賀文,不影響閱讀吧我想。
*芥敦芥無差,但是我比較喜歡芥敦所以(。
*不知道在說什麼的內容,還願意接受那就請往下?



0.15顆   間息曲


「……人虎,你遲到了。」
「距離約定的時候明明還有兩分鐘,是你太早到好嗎?」
「讓另一方等是失禮的行為。」
「是是~你不是要去買東西嗎,晚一點說不定就沒有囉?」
少年沒好氣的敷衍著,一邊走還一邊用話語回擊過去,聽見這話一旁的人表情微妙地出現了變化、雖然少年沒看見。
「……等等芥川你幹什麼我會自己走!!」
「太慢。」
「你說什麼!--放我下來!!」
結果少年抗議未果被羅生門拎著前往目的地。


「……」
芥川手捧著紅豆湯靜靜地啜著。

少年在一旁看著覺得自己搭檔的喜好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小口小口喝著湯的樣子怎麼說,這叫做黑手黨的惡犬、應該是小狗吧我說。他想著如果把現在這副樣子的芥川拍起來上傳網路不知道港口黑手黨的人看見了會有什麼反應。為了限時限量的紅豆湯還拉了他湊限定的兩人人數什麼的,不說別的,樋口小姐大概就會說芥川前輩好可愛之類的吧。

似乎是察覺了少年的視線,那雙黑色暗沉的眼睛抬起來就是往常的瞪視。
「……看什麼。」
「沒什麼啊。只是覺得你喝紅豆湯的時候感覺沒那麼討人厭。」
「……你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他好像看到羅生門在後頭蠢蠢欲動的黑色。
雖然少年已經不會怕了,而且成為搭檔的現在,芥川已經極少真的飽含敵意的攻擊他,就算是訓練時似乎也沒之前剛相遇時那般的疼痛了,不過自家搭檔的脾氣還是一樣很差。

「我是說,如果你平常的表情可以像喝紅豆湯的時候一樣,搞不好人緣會好一點呢。」
雖然一樣是面癱冷漠,但是有些微的柔和了一點。說不定還能拉進跟部下或其他人的距離?

少年自顧自的說著,沒注意到旁邊的那人臉上有那麼一瞬愣了一下,然後他轉過頭的時候發現那一雙眼睛正一動不動地盯著他。

「……幹、幹嘛?」他是又講到什麼踩到這傢伙的點了嗎?
「……」
「芥川?」
「…………………………謝謝。」
那句話很小很小聲。
所以當然少年沒有聽到。
「你剛才說什麼?」
「你可以走了。」
「什麼啊……」

撇過頭,黑色巧妙掩住了他也許有些泛起在臉上的顏色。
少年走了幾步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回頭又開口叫了他一聲。

「芥川!」
距離有點遠,少年提高了音量。
「……幹什麼。」
他轉過頭,手掩住嘴咳了幾聲。

「那個什麼、」
他看見一頭白髮的少年搔了搔臉頰似乎在思索著如何開口的字句,難得地,他看著他沒有口出惡言催促著下文什麼的。

「上次忘了說,」
「新年快樂啦。雖然很不想這麼說……新的一年還要多擔待了……芥川?」
「………………我有聽見。」
隔了一陣不上不下的間隔時間他才做出回應。
中島敦不解地看著他。
「是說你上次也是,一副想說什麼的樣子。」
「並沒有。」

少年因為對話的關係又走回來了些,但還是在幾步的距離外。
盯著依舊把嘴掩在一只手下的自家搭檔,中島敦覺得芥川龍之介最近真的有說不出來的怪。雖然大部分時候都很正常。
「想說什麼就說啊,反正如果是那些罵語的話我早就習慣了。……難不成你是還在不爽我上次任務出差錯的那件事?」
「……那的確是你太蠢沒錯。」
前句讓少年臉上冒出微微地井字符號,不過那件事的確是自己疏忽沒錯他也沒立場說什麼就是,只是聽這傢伙講還是會挺不爽的。
「但跟那沒關係。」
「……那不然呢?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啊。」

……幹什麼那麼執著於問這個。而且我都說了沒有不是嗎。
芥川龍之介在心裡頭這麼想。

抬眼望向已經幾乎是天天都見得著的那張臉蛋,熟悉地要忘記也沒法子,厭煩的情緒依舊存在,卻沒初次相遇那段時間那麼的強烈,幾次的任務加上訓練,伴隨著不曾間斷的衝突與不認同,過渡下來的磨合,他們依然是會爭吵不休大打出手,不可否認的是,身為搭檔的默契卻也是提升了不少。
那般的厭惡情感,似乎也被沖淡了。
……不,也可能只是錯覺罷了。

他閉了閉眼再睜開,那抹白色還在原地等待他的說話似的。
灰質帶黑的眼睛毫無波瀾,但隱隱在晃動什麼的流光一瞬而逝。

「身為搭檔儘管你還遠遠不夠,無可奈何之下也並不是那麼糟糕。」
「……啊?」
「我只想說,你新的一年最好不要再給我出那種愚蠢到像是小孩才會犯的錯,到時候你就等著被黑獸處刑吧。」
「--什麼!」
芥川你是存心找架打吧!
有意見嗎,人虎。
所以說你那張嘴能好好叫別人名字嗎!

……大概今天的新雙黑還是一樣吵吵鬧鬧的。(?)
一如往常。

#

* 敦敦一點沒發現芥芥不對勁的原因是因為誰w中島·遲鈍到不行·敦毫無所察自家搭檔的不對原因來自自己。()
*我真的不會寫這對……【掩面】明明他們互動挺萌說。
*我在拉低芥敦tag的素質()向tag裡太太大大們跪下致歉。(忽然)

*命名隨意不要放心上。()
*嗯唔,感謝你的閱讀?【逃跑】

评论 ( 13 )
热度 ( 62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