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摸魚。
……久違的畫圖渣浮出(

隨手畫的一個敦敦。。。別說看不出來是誰我剛畫完也是一臉矇逼x
因為是純手繪黨所以你知道的……x(知道個毛
用美術作業本的紙畫起來質感還不錯以後就這樣用好了??

……好我只是在自言自語對不起。
大概,就是一個冬日裡還奔跑了好久的敦敦。當然,是為了找尋某個擁有自殺愛好的前輩。

*片段式無意義對話內容注意。


附贈小段子:

「--太宰先生!」
「哦呀。這不是敦君嘛~」
「這種天氣還跑步真是勤奮呢?」
「呼、呼……還不是因為您的關係嘛……」
「請別麻煩別人在這種冬日裡找您啊。」
「說得真好呢……不過呢,敦君總是會找到我嘛。(笑)」
「……請別當作理所當然啊……」
「--也是呢。」

淡淡的笑容出現在那張總是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臉龐上。敦看著凝視著,突然感覺那句話裡沒說出口的東西比起天寒地凍還要滲入骨髓的刺骨。
那雙眼睛裡頭的東西,誰也看不真切。

「……太宰先生。」
「……嗯?」
「……有點冷,我們,去吃飯吧?」

就像是小孩子撒嬌一樣的請求似的?
其實他心裡頭有點緊張,因為天氣而變得凍涼的指尖侷促絞在一起,淡淡的粉紅色是血液聚集的證明。
少年在寒風中靜靜等待著。等著某個人的回答。
彷彿隔了一世紀般的長久。




「好啊。」
「可是敦君,我身上沒有錢--」

才鬆下一口氣又被後面那句給噎得差點兒嗆到自己。怎麼說,好像有點兒煞風景似的。

可似乎這才像這個人平時的模樣。


「……我會替您付的。」反正總是那樣。
少年眼裡帶著無奈,回頭望著他的先生一步步緩慢地移動而靠近自己的位置。


「那麼走了哦?」
「……啊。」
打斷了一聲,少年又是回過頭,心裡想這個人這次又想到什麼要延著啟程的時間了嗎?雖然他並不著急著時間就是。

褐色的眸子裡沉落幾分光采,笑了笑。
他的先生沒接著說話,只是向前踏出了幾步。靠近少年的距離。


那只纏繞著繃帶的手只是纏上了他的手掌,像藤蔓,像蛇,像涼冷的風兒。
指尖交纏。

少年還沒意識到的時候就被一把拽著走。

「啊啊,敦君好溫暖。」

他的先生這麼說。

少年反應過來,清秀的臉蛋悄悄刷上幾分緋紅,卻沒掙脫那只手。

「……是太宰先生,您太冷啦。」
後來,他才好不容易從嘴裡擠出這麼一句話。


敦君分一點溫度給我就好啦。
欸什麼--

磕磕絆絆的對話,在寒冷天氣裡持續著,直至影子走遠,不曾間斷。




*事實證明我真的是個話廢話嘮病無誤(。
只是個段子為什麼要廢話那麼多???還有只是一張圖而已講那麼多有病???
*抱歉我很焦慮……回去讀書了。【逃】
*感謝看到這的你。太敦萬歲。【安詳】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