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那蒼穹藏著的一枚寶石了嗎,那是銀河漫水裡的百年前的星辰,那是我的心臟。


在你來到以前我就已經在這裡了。而我一直在等待一個存在,進駐我的空洞的身體。


在此之前,一切都只是會呼吸的半腐爛的屍體。那是我。



然後,你來了。





















轉載請經同意。被艾特在文內者不在此限。脾氣不好,金魚腦,頭像背景名字一起換的狀況頻繁,慎fo。
啊,還有,我喜歡評論勝過於熱度(。

真晝觀察日記 之一

*servamp同人。黑真。
*大概是關於一個發現自己視線離不開自家eve的小黑跟雖然遲鈍還是多少注意到不對勁的真晝的故事(。
*曖昧期。想看他們細火慢熬成熟飯(不是)
*怠惰組就算非戀人關係日常也十足甜了(安詳)
*ooc嚴重。小黑視角注意。小學生文筆。沒有內容。(
*題目大概就是觀察日記。(?)
*以上都有防禦力再往下?








好累。好想睡。
腦子裡就只有充斥著這樣的想法,身體上的倦怠感與睡意襲捲令人招架不住。
根據原本的計畫我應該還可以睡五個小時到中午再起來吃點東西然後看看是要繼續睡覺還是去打遊戲機之類的、但是……


「…………真晝。」
忍不住叫住了走在自己前面幾步遠的自家eve,那雙與頭髮同色的棕色眼睛在聽見呼喚之後轉頭看向了我。
「怎麼了嗎小黑?」
然後疑問句吐出。

與那雙眼睛對視,過不久我就率先撇開了視線。
就像是某種不可抗力一樣,對真晝那雙眼睛我大概無法直視超過一分鐘吧。
……合不來啊。

「小黑?」
似乎察覺到我的奇怪,那雙眼睛連同那張臉龐一起湊近,從眼角餘光看得見隱隱透出的困惑與些微的擔心。
通常這種時候我會像平時隨意說些什麼以掩蓋不對勁。

「……真晝。」
「嗯?」
「我說、這種天氣根本就是要逼死貓所以我可以回去嗎……」
像這樣。
不過這是真心話。
「真晝你知道現在氣溫是五度嗎……這是要凍死貓啊……」
「……」
原先在那張臉上明顯的擔憂頓時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奈與一種寫著「我就知道」的吐嘈表情。
「--說什麼呢小黑,要是不快點去的話就買不到促銷品了喔。」
「所以說那個、不帶上我明明也沒差……」
「今天的促銷是一個人可以一份免費耶!小黑不要胡鬧了快一點啦。」
「欸、就說了我和這種天氣合不來……」

儘管我還在有氣無力的抗議著,不過真晝完全無視我一樣一把拖著我就直往超市的方向前進。
啊啊……跟往常一樣,還是合不來啊。
被自家eve像大型重物在地上拖著走我不在意旁邊路人的竊竊私語地打了個呵欠,說實話我真的現在很想睡……真的好累。

一方面也是無聊,不經意地向上飄去目光,就會看見真晝的側臉。
我才這麼想著,剛才那雙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眼眸就猝不及防地轉了過來、再度四目相對。
我愣了下。

「……小黑,你要是有力氣發呆就自己起來走啦。你看我們都被路人行注目禮了……」
真晝一臉困擾外加臉頰有些微紅。
啊,之前在路上跟那個小丑一樣的傢伙……是叫什麼來著、貝爾奇亞……?總之跟那個變成布偶的傢伙在路上說話被人家看到的時候真晝也是這個表情還有反應。
「真晝還真是在意別人的目光……」
「啊?小黑你說什麼?」
「……沒什麼。你不是說不快點就會過時間嗎?」
「啊、嗯。那我們快點走吧小黑!」
「……真是合不來……」

我再度打了個呵欠。過了一會兒才慢悠悠地跟上前方主人的步伐。


*

最近我發現自己開始觀察起真晝,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總之發現的時候、就這樣了。
因為懶得去思考為什麼之類的問題、所以我沒去釐清,當然也沒有阻止。

……總覺得,有股陌生的感覺一點一滴地在身體裡蔓延開來。
完全搞不懂是怎麼回事。



舉例來說的話……像是,真晝的眼睛。

真晝的眼睛怎麼說……至少不像他那些朋友吧,些微大了點,而且很清澈。
沒看過那麼清澈的眼睛……尤其是當情緒浮現的時候的光芒明顯地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大概就是屬於那種「心情都寫在臉上」的類型,只是這一點比起臉,看他的眼睛更能感受到那句話的意思。生氣的話會微微顯得不友善一點,我是說比起平常的狀態;驚訝的時候會瞠大,裡頭都是驚嘆號一樣;心情低落的時候……除了眼淚,會顯得比平常還要沒精神,打個比方來說,大概就像是原先跳著鮮明火花的壁爐、裡頭忽然沒了焰色或是火變得十分微弱那樣吧。
說實話我也只看過真晝哭一次而已……而且我也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

那雙眼睛裡有著真晝的喜怒哀樂,就像是靈魂的某一個部分在躍動一樣。這或許是第一次感受到。

……像是這樣的事情,有時候就會在腦海裡不受控制的浮現,然後擅自延展下去、之類的。反正就是很麻煩的樣子。可是我似乎也沒辦法控制。有時候就會盯著真晝好一會都沒移開視線,等到被發現的時候才會狼狽地逃開,活像是做錯什麼事一樣。……怪了,我明明沒做什麼幹嘛心虛?
不知道真晝是不是有發現……感覺好麻煩啊。

這種現象大概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沒印象了,畢竟從訂定契約開始我們就跟被一條繩子綁在一起沒兩樣的一起生活,現在在我腦海裡比較清晰的記憶裡都有著真晝的身影。所以什麼時候開始視線會時不時停留在這個人的身上,已經記不得了……。


我像這樣想著些有的沒的、發呆著的時候,在廚房弄午餐的真晝卻沒預警地突然出了個聲,而且就在離我不遠的地方。……大概是身後。


「--小黑!」
被嚇了一跳的我過了一會兒才出聲回應。
「……幹嘛?不要突然出現然後出聲啊……」是要讓我這只治癒系的貓咪心臟病發休克嗎……
真晝邊吐嘈回來才不是什麼治癒系的貓你這只吸血鬼之類的話,邊趁我沒注意的時候就伸手將手掌覆在我額頭上,維持了一下子才抽回去。
幾秒鐘裡蓋住額頭的那雙手有點涼,跟平常時候的溫度不太一樣,平常真晝就像是台自體發熱的暖爐一樣溫暖得不得了。屬於人類的柔軟手掌的觸感,不可思議的並不令人感到討厭。那股微妙的感覺只維持不久就因為離開的那只手而煙消雲散,心底似乎細微地有種……失落感。
喃喃唸著什麼微皺眉頭,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真晝?」
我忍不住出聲了。被我一叫才回過神似的,他啊了一聲說了抱歉這才將視線從空氣移回我身上。
「我只是覺得小黑你這幾天有點奇怪……在想是不是感冒生病什麼的。」
……所以摸額頭是確認有沒有發燒。
話說回來只說了「這幾天」所以是這幾天才發現我的不對勁吧……這傢伙果然很遲鈍啊。
「吸血鬼不會生病吧……」
「欸!是這樣嗎?」
「生病什麼的、也沒所謂啊……反正又死不了。」
「但生病還是會難受的吧?」
看著他一臉似乎準備要說什麼的架勢除了嗯以外的回應我也想不到別的。
「--所以說難受的事情能避免不要就盡量避免啊。小黑也不會喜歡生病什麼的吧。」
「……喔。」
「啊、可是有些難受的事情還是要直面,一直逃避掉一點都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知道他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情才補上後面的話的。

對於逃避、什麼的。要是以前的我肯定不論任何事都認為那樣比較輕鬆而選擇那麼做吧。
但現在已經、不會了。
不管是什麼事,我都會嘗試去面對。
因為那時候那樣說的你,你說「有我在,所以不是一個人」,所以「兩個人一起的話,能做到的事情還是有的」--可以一起面對的你,就在這裡。我已經不會再逃避了。


……雖然話是這麼說沒錯。
再次對上真晝那雙明亮而透澈的眼睛的時候我還是沒辦法好好直面。

「--那小黑是有什麼煩惱嗎?」
「…………不、並沒有……」
「你最近真的有點奇怪……有時候會發現你盯著我好一陣子也不說話,轉過來的時候你又已經撇開視線了。現在也是。」

任誰對上那麼一雙眼睛都會這樣的吧……
太過清澈、明亮、有如朝陽。
……就是因為這樣才沒辦法直視啊。

「……是說真晝,你不是在弄午餐嗎……」
「已經差不多弄好了所以才來問小黑你啊。」
「……所以就說了沒事……」
那雙灼灼明亮的眼睛還不放棄的盯著我不放,撇過頭去我極其狼狽地躲避著。
過了半晌真晝也沒再說話,但我感覺得到他還注視著我。正在疑惑的時候就聽見他輕輕嘆了口氣。
我遲疑地抬起頭時那雙眼睛已經別開了視線。

「……好吧,我知道了。」
「等到小黑想說之前,我不會再問了。」
「不過我會等小黑說的。」

為什麼這種情況好像似曾相識……。就像那個時候吧,但是又有點不同。
那雙眼睛閃爍的堅毅的光芒並非假裝。
那個時候或許是帶著害怕而退縮,什麼也沒有問,為此真晝還在我變成小黑球的時候後悔著哭泣;但是現在、不一樣,或許是因為信賴,相信著我、所以說會等的真晝。




「……真晝。」
「嗯?」

感覺這樣的情境今天似乎已經重複了好幾次啊。
即使如此,我還是又叫住了他。
……雖然連要說什麼似乎都還沒有頭緒。
看著似乎一時也還沒組織好話語的我,真晝也沒有催促,只是靜靜地等待著。莫名地,就會讓人安心下來。
主動開口說什麼很麻煩,想要說什麼那個組織的過程也是,所以我很少主動搭話提起話題什麼的。
但是有些事情,不說出來的話,大概會更麻煩吧。

「那個什麼、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就是前陣子發現我會時不時盯著你、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反正、總之不是有煩惱什麼的……」
很笨拙地說著話。
但是比起什麼也不說,心裡似乎輕鬆了一些些。
我看著聽完之後邊點頭邊思考著的真晝,看起來他也是不得其解的樣子。

「……唔這樣啊。不是煩惱就好……不過為什麼會這樣?」
「……誰知道。」
「……啊難道說是因為本能嗎?」
「哈?」
「小黑說到底還是吸血鬼吧。說不定是想吸血、什麼的?」
「……」
那個「說到底還是」的語法是什麼意思啊。
「……應該不是。」因為我根本沒那種感覺。
「那要不要去問看看Lily他們?說不定Lily會知道。」
「……再說吧。」

「……是說真晝、我好餓。什麼時候吃飯……」
「好啦好啦等我一下馬上就可以吃飯了。」
「在那之前先去洗手!」
「是是~主夫mahimahi說的是~」
「--不是說不要再那樣叫我了嗎小黑!!」
「喵嗚生氣了。」



大概沒說的、就只有我無法直視你的眼睛這件事。
其實就這樣似乎也沒什麼壞處。
只是多了觀察的時間而已。這樣的日常,還是沒有變不是嗎。

--平凡的、和平的日常。



TBC.(?)

*怠惰組的日常系列。
*覺得ooc很嚴重……只是想打個短打發個黑真日常糖(?)卻事與願違Orz。。。
*他們真的好萌(安詳)但自己的大腿肉真的世界難吃()還在苦等漫畫熟肉←快要餓死的每天黑真不足缺乏症候群發作病患(x)
*很想寫曖昧期過渡到戀人期的黑真xx可是功力不足最後連發個糖都無法Orz
*這陣子真的好忙亂。。。要補考要寫作業要過年要大掃除要還債要補動畫還要為各種西皮努力(吐血倒地)
*剛還出一個點文可寒假大概也過了一半(不是)然後我還在這裡不務正業()為黑真努力(揍)
*一開始只是突然來了個靈感想寫小黑描述真晝的眼睛,後來為什麼長成這樣我也不懂不要問我(逃避現實←)所以題目就是以觀察日記為出發點w會不會有後續不知道看情況嗯(。
*小黑平時雖然真的話不多但是心裡應該很多事都是圍繞著真晝的(自己講x)用第一人稱的嘗試這次寫覺得很崩……(掩面)而且根本沒什麼內容x算了我還是快逃(。
*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比哈特xx)

评论
热度 ( 28 )

© 如果我活著是為了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