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情人節快樂☆

*【Happy Valentine's Day!】情人節特別獻禮(並不)
*試著想了各種cp各種前提下的情人節,因為時間匆促各種bug應該不少,ooc也一如往常(?),寫寫小段子之類的,如果以後有空擴寫什麼的再說?(不)總之是亂七八糟的東西。
*感覺一次會寫不完,可以的話開個系列來好了(喂)親們願意接受的話我這幾天就一天一篇?(最好是可以)大概如往常,就是那些常出現在我首頁的那些cp嗯(。
*今天就發太敦好了(隨意隨意x)

*真的沒問題?好那就大膽地往下吧x

*再次祝各位情人節快樂w



【太敦的場合】
(AU,無異能,年齡操作有,校園設定)

#1   



今天是個眾所皆知特別的日子。
文野高中裡到處充滿了粉紅泡泡的氛圍。

充斥眾人的不外乎就是那股令人不得忽視的喧嘩鼓譟,似乎整個校園都隱隱散發著浮動的氣氛。
說到這種日子,最受矚目的焦點其實不說也不言而喻。



「--太宰前輩!」

從某處傳來這樣的叫喊,話語裡那熟悉的名字大概在這所學校裡沒有人會不知道。
從一個聲音開始變為一陣喧鬧,走廊在課間時分被人流給襲捲,幾個下課後人群都不見少。
三年級的這間教室老是被這樣的情況包圍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平時也是會這樣,只是在特別的日子顯得格外熱鬧。
從教室裡走出來一個褐髮褐眼的青年,一頭蓬亂的頭髮並未破壞了這個人的相貌,反倒為他那種慵懶的神態再添上幾分魅力。這個人是校內有名的人物之一,太宰治。要知道這個人只要瞇起眼來彎起一弧笑那會讓多少女孩傾心啊,這人唯一的缺點就是有個莫名其妙又危險的愛好--自殺。尤其還老是頂著這副皮相到處問女孩子是否要一道殉情之類的事情。
重點是即使如此還是有源源不絕的仰慕者會在類似這樣的日子熱情地迎上來。
幸好今天另一個校內名人剛好代表學校出外比賽了,要不然身為極度厭惡此人的那人絕對會在今天又跟他上演全武行。--因為太宰治老是會拿各式各樣的事情去挑釁對方。這種日子也毫不例外。

「啊……真是,每一年這種盛況都毫無改變呢。」
「看得心很苦啊……」

與太宰同班的男學生在教室裡有這麼幾句的對話。不過眾人都習以為常了。
但是今年,似乎有些不一樣。

「欸你們知道了嗎?」
「什麼?是在說今年太宰又收到幾個真理巧克力嗎?」
「記得去年是……69份來著?」
「那種事情怎樣都無所謂吧……是說,今年聽說太宰那傢伙是一個也不收啊。」
「……真的假的?」

看向門外的幾道目光裡帶著詫異與疑惑,還有點驚奇。不過對當事人來說,這些也只有自己明白了。



*



「……唉。」
在身旁傳來今日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嘆息後,谷崎潤一郎終於忍不住放下手裡的東西出聲詢問了。

「敦君,那個、你怎麼了嗎?」
「……嗯……啊?」
他身旁那個有著還帶著孩子氣的臉蛋的少年似乎想什麼想出了神,隔了會才反應過來,眨了眨眼睛,剛才眼神看著外面就像人不在這裡一樣。
「……谷崎君?」
「敦君,我看你一整天心不在焉的,難道有什麼心事嗎?」
身為相處一學期的同學兼朋友,谷崎潤一郎還真有點擔心自己這個看上去有些呆呆傻傻的友人。有時候看著都覺得他遲鈍,有些粗神經,一些常識也比常人缺乏點,哪天一不小心被人家拐了都不知道也可能嘛。
聽見來自自家朋友的關心問句,少年愣了下,下一瞬那雙奇異顏色的眼睛裡閃爍著移開了視線,從微微撇開的動作裡谷崎發現這是他一貫心虛時會有的反應。少年還有些結巴地反駁著。
「沒,沒事……我才沒什麼心事啦。」
谷崎禁不住瞇了瞇眼。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少年大概自己也心虛,反駁的語氣有些弱。
「谷崎君,我說真的,我才沒在想什麼關於情人節的事情--」
……啊。
「--喔?」
少年捂住嘴的後置動作已經太遲了,再怎麼樣說出去的話也不能按倒退或刪除鍵重來一次。
捉住少年的話尾他在對方再次出口反駁前趁勝追擊。
「敦君該不會,是有想要送巧克力的對象?」
「什、什麼……才不是、我、我怎麼可能送巧克力給他……」
「敦君,有什麼煩惱我聽你說,戀愛方面、這個也沒問題的。」
在谷崎真誠(?)的目光下少年終於像是放棄了隱瞞,眼神儘管還有些飄移,但還是以些微小小聲的音量將藏在心裡的事情告訴了友人。


「這樣啊……敦君原來你唔--」
「--不要說出來啦!」少年連忙捂住對方的嘴,回頭望了望教室外看似沒有人,緊張怕被誰給聽見的模樣。「萬一被那些狂熱粉絲聽見了我今天還要活嗎……」
好不容易鬆開手重獲自由,谷崎緩過了呼吸回神還是沒放過這個對話持續下去的機會。
「所以,敦君你要……送那個人巧克力嗎?」
少年聽見這句話先是頓了下,然後他垂了垂頭,眼光有些黯淡地說。
「我覺得……我還是不要送好了。」
「可是你……」
「因為我那麼不起眼,他肯定有很多很多的仰慕者,你也知道啊……再怎麼樣,也不會選上我的嘛……哈哈。」
「敦君……」
他看著少年苦笑,那張稚氣未脫的臉龐分明並不開心,卻還是強迫自己笑的樣子,讓人不由得感到心疼。
「……再怎麼樣,也要試一次才對。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可是……」
「你就當豁出去一次,想著“錯過了這次就沒有機會”,“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樣,然後勇敢地去吧!」
少年在心裡吐嘈谷崎君你以為這是什麼少年熱血漫畫還是什麼嗎,但是友人說的確實也是鼓舞了那個懦弱的自己;明明,從前幾天開始就很努力地在練習著、最後也完成了算是不錯的成品,今天早上出門前明明還反覆地對自己說沒問題的,到了學校卻又因為看見被人群擁簇的那個人的身影而卻步……其實如果可以,一次也好,至少,至少,也要努力去爭取一次吧。為自己。

「……那,我、去了喔……?」
「加油!」
少年看著谷崎給自己打氣內心莫名的像是有塊大石頭落下了的感覺,稍微、可以鼓起勇氣了。
放學後的教室顯得空空蕩蕩,他下定決心,終於跨出步伐向另一個方向的三年級教室而去。

*

慘了,跑上樓梯的時候他才想到,這個時間說不定那個人已經走了啊……邊向上奔跑著邊努力地克制自己不因為過度緊張而喘不過氣,心臟現在跳動地激烈,就像是要從胸口炸裂開來的那種態勢。

少年在奔跑著。

既期待又緊張與害怕還有不安,少年並不知道,前方等待著他的,那個教室裡的確並非空無一人。

TBC.(?)

*還是沒能趕上(。
*結果只能打到一半。我都佩服我自己話嘮的功力了(你)原本只想打個小段子的就變成這樣了啊真是。
*如果明天還有時間會碼下半,應該是上下就可以結束吧……(?)
*各種倉促有錯字有蟲還望親們寬宏大量幫抓謝謝。
*再次,祝各位情人節快樂ww

评论 ( 5 )
热度 ( 51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