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眼睫毛②【太敦】

5/27-5/28太敦日企劃DAY 2!(臨時想出來彌補錯過520ㄉ遺憾←這人

2018/5/28太敦日快樂!!!!


*題目:眼睫毛 ②  | 太宰的場合 |

    副關鍵字:「眼淚」、「因為你還在這裡」



×依舊少女心OOC,超展開,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系列(。

×學pa、同級生設定。<在擁擠的人潮之中>的後續。

×請注意和昨天那篇沒有連貫性

×寫得真的很爛很爛拜託看完不要打我……(捂臉

×復健途中。……你懂的。








為什麼教室會只剩下我們兩個啊……?


敦不經意地瞥向另一人的身影。

平時不論放學或課間鈴響後都同樣鬧哄哄的吵雜教室,現在卻寂靜如一灘死水。偶有樓下其他地方傳來的社團活動或未散人群的聲響,即像投入湖心只引起微弱漣漪的葉片。

聲音彷彿都遠去了的空間,莫名地就給他施加了一股悶重的壓力感。


本來就不擅長、或者說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那個人,自上次誤打誤撞被對方拉著去走走逛逛(那應該不能稱為「約會」吧?)之後,他感覺更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話了。

說了自以為是的大道理,還不知怎地不小心哭了出來--沒被討厭已是萬幸,但他怎麼會有那種主動搭話交流的勇氣呢?


原本就像是不同世界的人,價值觀甚至可能相悖,從那人深深的、深深的眼睛裡察覺到不可推敲的什麼:也許比起宇宙誕生前的混沌還要黑,還要深沉,還要遠而無盡;那是不能也無法碰觸的,更何況他什麼都不瞭解。


他看著那人的背影出了神,手邊收拾著書包的動作也完全停擺下來。

影子仍舊在窗外雲縷飄蕩間搖晃。那些光影構成的景象就像沉積著埋葬著什麼、隱藏在無形的面紗之下,而那是什麼?彷彿世上再沒有第二個人能夠解答--只有眼前的這個人知曉,但誰也不會出聲問。

因為打從一開始,理由就已不再重要。



敦回過神時發現他已經轉過身來,倚著窗邊逆著光,影子飛落在課桌椅之間、髮絲之間、以及留下的兩人腳足之間。

有些昏暗的傍晚使敦看不太清楚對方的臉龐,朦朧的間隙,就像好幾次他看見他、遇上他、找到他時,那股似笑非笑的表情。可是他又隱約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同、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有一些令人窒息的沉默靜靜霸占教室的空間,誰也沒有先開口。

他有些侷促不安,而最輕鬆的方法是「轉身逃走」。



他一直有種站在一道巨大海溝旁側的錯覺:明明肉眼無法看見真有溝坎在那裡,卻感覺到一股無法跨越的艱難;明明這個人是如此真實並且如此地近在眼前,卻彷彿隔了一萬海浬那樣的遙遠。



很想轉身逃走。自卑感、恐懼感還有對自己的嫌惡一齊湧上來,就像過往的幽靈死死糾纏。他還以為他早就擺脫它了。


但是這時他卻忽然想起那天拉著他的手,直到遠離了擁擠的人流潮水後,好一會兒都沒有放開的、那個人的手的溫度。



最一開始是微涼的。就跟那些浸過了水的一個人的夜晚一樣。可是兩手相觸,久了溫度會傳遞、相互補足,最終達成平衡。

那天的最後,你的手也變得暖和了。

所以、如果。



張張闔闔的嘴巴嘗試著發出聲音。他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但是他想他要說點什麼才行。

不在這個當下說出口、就肯定會為了沒做這件事而後悔的話語。



「太--」


「敦君。」


那個人卻先他一步叫喚了他的名字。


反射性地回了一聲「はい」、因為不確定因子搖曳著空氣而無意識攥緊了制服的下擺。緊張。緊張使得他幾乎要麻了身體。還有不安。窩居在心內某個地方,那股一直若隱若現的情緒像霧嵐,像一隻彷徨找尋著什麼的野獸。


壓制住擴散開的心緒,敦靜靜地等待下文。

不過在一陣不長不短的靜默後,敦感到困惑而抬頭想開口詢問時、看到的卻是太宰微微垂頭,以致於看不見他的表情。



「……太宰君?」敦終於忍不住叫了對方。


太宰抬起頭一邊揉著右邊的眼睛,一邊以開朗的語氣說話。像是忘了剛才那聲讓人以為是某種對話開端的呼喚似的。


「呀,敦君!抱歉呢好像有什麼東西跑進我的眼睛裡了……唔,你能幫我看看嗎?」

「欸、這樣啊……不對、如果有東西跑進眼睛裡是不可以去揉的啦--」


被突如其來意料之外的言語弄得有些迷糊,幾秒後敦想起曾聽過保健室老師說過的小常識,助人要緊,當然是把自己還弄不懂的迷惑先放到一邊,敦連忙阻止某人繼續殘害自己的眼睛、剛才的顧慮不安都丟到腦後地縮短了之間的距離。


「太宰君你的手先拿開……」

「唔喔?!痛!」

「哇啊沒事吧欸對不起!」


感覺是一陣兵荒馬亂。

終於將蓬亂微捲的髮絲撥開、成功阻止殘害眼睛的兇「手」,因為太宰比自己要高一點的關係,敦讓他先坐下來,自己就著本來的姿勢開始察看他說跑進東西的那隻眼睛。


說到跑進眼睛的東西、最常見的好像是眼睫毛吧?敦自己是沒有發生過,倒是聽過好幾個例子。

小心翼翼地翻上眼皮、下眼皮。其實指尖不知道為什麼顫抖得厲害,說是害怕也不盡然,說是緊張似乎又並不完整。

也許是因為這個距離有點兒近,就像那天當太宰靠近他的臉時,心臟像被撥亂的時鐘那樣亂跳一通。


因為很仔細、近距離的觀察,所以會發現對方的眼睫毛真的很長。

纖細尖長,眨眼向下撲翅的樣子像一排排羽片等次刷落,彷彿靜止慢放的風的波浪。眨眼向上,如果是向上的目光襯著會有相互作用的加成銳利,彷彿能看穿一切心思詭計、甚至尖銳得能貫穿什麼。


--就像是現在。




發現到「可能是陷阱」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頰側被雙手捧住並稍微拉拽下去,額頭相觸,鼻尖幾乎相抵。再一次被那股不具名的淡香包圍。

心跳鼓動的噪聲像是要引起了耳鳴。

敦下意識退後的掙扎未果,那一雙擒住他的雙手並沒有半點鬆脫。

他忽然明白了。



「……太宰君你的演技真的很好呢。」

「當然啦,因為我天生是做這塊的料嘛。」

不知道意指什麼,像是開玩笑的話語,卻並不是開玩笑的語氣。


敦看見他笑了。但那雙秋末氣息的眼睛已經漸漸褪掉笑容。

就像那時候一樣,逐漸變得寒冷。



「我生來就不適合“積極正向”那類意涵的東西,並且這世上也並沒有什麼值得延長痛苦的人生去追求。即使那是“光明”。」

因為縱使是光亮,終有一天它也終將熄滅。


「所以即使如此,你還是要說。」



--打從一開始,太宰就知道他想要、或者將會說些什麼。

關於生,關於死。關於光亮,關於黑暗。關於溫暖,關於冰冷。


關於人之所以活著的,這件事本身的本身。

挖掘到最深處也只有所見一望無際的荒蕪,所以我什麼都不渴求。

正解什麼的,不論哪裡都不存在。

打從最初的伊始,它就不曾存在。

所以、




「……可即使如此,我還是要說。」


彷彿有什麼應聲碎裂的聲音響起。

感覺到雙手之中碰觸到的隱隱顫抖,太宰知道那是害怕。他知道自己有時候的確會露出那種讓人退縮的眼神或表情,因為平時他總是笑臉迎人,所以大部分的人見到那以外的他總是會不知所措。


可不論是哪種樣子,那同樣都是他。

就像那一片荒蕪的黑暗,同樣存在仍舊未死去的他的眼裡。


但是明明顫抖著,卻依然沒有丟棄了那些話語,是為什麼呢。



略過裁切整齊瀏海的影子,他看見那一雙彷彿被光暈圍繞的眼睛。

透出了一層漆上的光澤,倒映出他那幾近什麼也沒有的雙眼,不是任何矯揉造作的句子能形容的事物;像是裡頭藏了春初的氣味、繁星點點的夜空、淌流的金色河帶,像是有一整個宇宙,而那裡頭有光。

燦爛宛若時間也凍結在那一瞬,於是成為了永恆。

有月光,渲染了那一片的宇宙,奪眶而出。



「請你不要將死亡作為唯一的希冀……即使對你而言這些話、那些理由都毫無用處,就算這世界上沒有任何能夠填補那塊缺口的東西--」

「但是、你不是還在這裡嗎。

--你還活在這裡。如此真實地帶著溫度,就在距離我如此近而伸手可及的地方。


心臟產生了近似於疼痛的感覺。有某種東西在胸腔內膨脹,像要爆炸而出。


敦哭得連話都說不好了。他頓了頓才輕輕地用指尖一一替他擦去那些落下的、那些尚在眼眶邊緣搖搖欲墜的淚水。

敦嗚咽著,眼睛都哭紅了,眼淚卻還是停不下來。他看著那副像孩子一般樣子的敦,不禁噗地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啊……太宰君……」吸鼻子及抽噎造成斷斷續續的句子。

「啊,抱歉抱歉,因為敦君是第二次在我面前哭了呢。」

正小聲嘟囔著「這有什麼關聯啊」邊努力想止住淚水的敦,在他的第二句拋進空氣的瞬間被炸得眼冒金星。



--你就這麼喜歡我嗎?



「欸、」愣了一下,接著敦的臉像爆炸一樣轟地紅透了。

不管之前是意識到沒意識到,一直存在於心口的那股難以言喻的情緒、比起在意要再深邃厚重的情感--其實是有發覺到的,

那尚未具名的感情的名字。




「吶,你說“活著就一定會發生什麼好事”對吧?」

太宰再次湊到鼻尖幾乎相碰的距離,對著想垂頭掩飾自身狼狽的敦說。

「我是說過,但是對太宰君來說、那應該不可信吧……?」

「我是不相信啊。」直截了當地秒答。但是接著的一句卻是讓人驚訝的:

「不過偶爾期待一下、也不壞。」

敦終於抬起目光看向他。這時太宰的眼睛裡又有了笑意,他笑著再湊近了一點。

睫羽微微掃過讓敦反射地縮了縮,然後他輕輕地吻在泛紅的眼角。




「所以,不說說看那句話嗎?」

「我喜歡你」、之類的話語,因為太過驚訝與羞赧而說不出口。

但是其實心意、早就傳達到了。



--因為你也在這裡,於是能夠稍微地、延遲下說“Goodbye”的時間吧。



從今以後,請多多指教。



FIN.


*後來太敦一起手牽手回家了(誤

*最後一句好像結婚會說的話喔(好



*寫得亂七八糟……明明想好的大綱不是這樣的!完全沒照我想的長!QQ

*寫到一半覺得好像逆了,寫到後段覺得毀了(。

對不起大家請不要打我QQ

可以不要看這篇當作我沒發(

*時間關係先說到這邊,明天補充!(x


2018/5/28太敦日快樂!(踩線趕上了好感動嗚嗚嗚

*謝謝努力保護自己眼睛看到這裡的你,從今以後也多多指教了x



× 5/29 補:

*早上醒來就收到親友的長評,先蟹蟹她她是天使!(筆芯)

*蟲已抓。

*還在手稿階段的時候就跟親友說過這篇感覺似乎比較適合用在太宰生賀……不過因為昨天沒時間了就還是匆匆忙忙地發上來了w


*如果看不懂的話……應該很正常(喂

心思的轉換有點隱晦,而且前段比較傾向於敦的視角,從後半開始則是比較靠近太宰的視角。寫到中途時心裡的目標是”想要讓敦向「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值得追求」這樣說著的太宰說點什麼“,為此不斷煩惱了很久、關於說的話。但是其實太宰早就發現了,也知道敦會說些什麼,所以在第一次的呼喚裡更多的是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的意思吧。

可當敦沒有放棄話語繼續說了下去、甚至又再次哭了出來,也許在前篇裡頭累積、或者萌生的一點什麼,那股無以名狀不確定的情感,就悄悄地在心內膨脹開來。


因為無法也不會說出「由我填補那塊空缺」那種自恃過高的話,所以說出的話語是「因為你還在這裡,而我也在這裡」。


親友說這篇有一種「雲開霧散一切才要開始」的感覺,下的標語太好了😭(雖然我沒有覺得我真的有表達出意境

她還說這篇很適合開長篇不過我這懶癌末期患者恐怕嗯(。



最後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你!筆芯!!!!


评论 ( 11 )
热度 ( 26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