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30 Days OTP Challenge【太敦】之一

*梗源來自網路(欸
*其實沒有真的要挑戰三十天三十題只是想拿來復健(喂
*不覺得我能寫得出以前的篇幅所以如果很短請不要打我。
*也不覺得我能寫得出以前的質量所以太難看是必備的也不要打我。
*挑現在有靈感的寫好了……(
*標題數字與篇數不一定相符。
*太辣雞了還是不要發委員會我怕被大家圍毆揍死(。
*OOC、OOC、OOC。拜託了真的崩得很嚴重尤其是後面所以請保護一下自己的眼睛!
*前面這些警告都看過了?心臟還可以(?)的再往下吧。








10.〈With animal ears〉(戴獸耳)

「……啊啊、真可惜。」
雖然敦君的能力在這種時候的確很方便啦但是——「這樣我就摸不到了啊。」即使是真的耳朵。

「……那個應該不是重點吧太宰先生、」白髮的少年不自在地微微撇開了視線,無意識間動了動髮間兩側的兩隻耳朵、這個舉動當然讓剛才發表可惜言論的某人更怨氣了。
「是重點啊敦君。難得我有機會看見戴貓耳貓尾巴的敦君欸。」

不不不,平時作戰或是解決委託使用到虎的能力的時候也看得到吧。……雖然耳朵跟尾巴的確是不常用。
暗自在內心吐嘈的少年卻忘記吐嘈最基本的那句「虎並不完全等同於貓」。
大概是有著過分的期待所以他那偵探社的前輩還在持續抱怨著。

「這種場合要裝扮齊全是基本的吧?敦君用能力來蒙混太狡猾了。」
「要說狡猾的話,太宰先生不也是、」少年忍不住反擊了一句,一雙眼睛夾帶不滿地對上他的、彷彿透露著「兩種情況完全不一樣不能拿來相提並論」的意味。

在只有換了套比較適合這種場合的服裝、其他地方——除了多出來的虎耳朵虎尾巴——都沒什麼太大變化的少年面前,渾身散落纏繞著比平時還要誇張得多的白色繃帶、換上黑色西服披了件下襬十分寬大——就像電影裡面那樣——的黑色披風的青年、好吧老實說這副樣子其實也滿適合他的,看著那個人在垂落半張臉都被影子給掩蓋的繃帶後頭、似笑非笑一貫的從容表情,少年愣愣得不小心看了出神。

「——我說敦君,有在聽我說話嗎?」
輕打了個響指在完全神遊不知道去哪的後輩臉前,他當然不是沒發現小老虎是看他看到愣神、有些好笑又有些愉悅地勾起唇角,現在只想捉弄眼前明顯還沒進入狀況的少年一番。
「欸、啊、那個……、」
很顯然他根本沒聽見他剛才說什麼。嘛不過其實某種程度上這樣反而才好,因為他可以再說一次。

而且這次可以更近一些地說。

「我—說—,」少年發現到現在自己的狀況不是騎虎難下而是進退維谷——在他愣神的期間不知道為什麼被對方逼到了牆邊、現在被那人撐在他頭側左邊的一隻手卡在他的身體與牆壁之間。在宴會廳外某個偏僻走廊的轉角角落,只有幾步遠外的牆上的小燈黯淡明滅著、微光只跳躍在那人的側臉和繃帶後頭若隱若現的眼睛裡面,其他都是搖晃模糊的影子,他甚至連自己的手指都有點看不清楚。「那不然敦君猜猜我扮的是什麼、猜對了我就不計較敦君偷懶不戴耳朵尾巴這件事。」
什麼、——偷偷在內心大喊這是什麼猜對有獎的遊戲規則,而且為什麼會變成這個走向啊他完全搞不懂、……也不太想知道真的。
「猜一下?」那個人用沒搭在牆上的另一隻手輕輕滑過少年垂落的旁髮,距離仍舊沒有縮短、他還是微微傾身湊在一個曖昧不清的距離。「不猜的話敦君回去就扮一次貓耳女僕吧。」啊、猜錯也是哦。

——這是什麼懲罰遊戲啊!

既像不甘無奈又像欲哭無淚,還有點疑惑不解與危機感。他看著就在眼前距離自己不到十公分的那雙流動的水泊反射了走廊上寥寥無幾的微光,閃明著星子繁佈的夜空。
跟著主人些微浮動起來的情緒微抖的虎耳朵,看上去蓬鬆柔軟極了。

「……木乃伊?」
他沒忍住笑了出來。
少年有點惱又有點窘的樣子盡收眼底,還有身後那條一樣無法掩飾心情甩動著的尾巴。
「哦呀,敦君答錯了呢。」機會可是只有這麼一次哦。
什、太宰先生你沒有先說啊——!
看著眼前小老虎像是炸毛一樣幾乎要跳起來,他克制不住嘴邊上揚的弧度。

「……所以說是什麼啊……」
「吸血鬼哦。」湊近露出嘴裡裝飾用的尖牙,一邊狀似可惜地說著「我還以為敦君看到披風就會知道了呢」、語氣裡是毫不掩飾的笑意輕快。看著張口似乎還想要說點什麼的少年,他早就知道似的接著:「繃帶本來就是我的皮膚,所以不能放棄呢。」
什麼歪理啊!
「好啦好啦、敦君要願賭服輸哦。」
下次再辦宴會敦君要戴貓耳跟貓尾巴穿女僕裝呢。
「我才不、」

「還是說,」微微拉過眼前虎少年的身子,幾乎將人拽進了懷裡、黑髮的吸血鬼湊到少年微開領口的後頸,伴隨輕微吐息撒在皮膚上引起隱隱一顫,他說。「敦君想『回家之後』、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穿?」

——已經不是曖昧了,就算是遲鈍的小老虎也一下就聽懂了他話中的弦外之音。

在他懷裡的少年似乎還燙著臉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時他惡作劇似的張嘴將牙齒壓在暴露出來的後頸肌膚上、就像是真正的吸血鬼一樣。
「……吶我說、你聞起來挺香的,能讓我咬一口嗎,可愛的小白虎君?」
你看了什麼啊這臺詞是怎麼回事……、
吐嘈沒有出現在空氣中、因為某種原因的阻礙。


之後中島敦回到宴會廳和偵探社的大家打招呼被問起領子為什麼拉高支吾其詞臉色微紅無法確切回答,而悠悠晃在一旁一起出現的某自殺癖笑得十分開心十分燦爛十分欠打讓國木田麻麻(有點醉了大概)忍不住一拳揍了下去。

FIN.

*後記、

>後面有點歡樂很多點崩壞跟蠢可能因為我最近看了很多奇怪的東西(蠢文)(
>感覺八百年沒寫太敦覺得自己超級不知所云文筆非常辣雞……(
>前面明明感覺還好啊為什麼後面崩得這麼嚴重這麼快速(?)我覺得很哀傷;;

>補下可能無關緊要的設定(?):

*應該是太敦戀人前提而且同居中(?
*因為某些緣故偵探社辦的變裝宴會(ry
*其實寫這篇一開始只想寫開始的那個片段(#
*寫到半途發現其實跟很久以前(x)某位小夥伴的點文梗題很契合猶豫了下要不要直接拿來寫,但因為目前還沒有那個文力所以(ry
↑也許可以拿來當前提作(???
*沒有肉啊不好意思wwwww(被揍
*應該算甜文????
*吸血鬼pa總有一天也想寫寫看啊……(#

大概就這樣?因為時間不夠了明天我再上來修。
那麼以上。

p.s.因為你沒點梗也沒點cp我就隨意地寫了太敦……如果造成困擾我先說聲抱歉qwqq  @颜艺小阿明
(又艾特不出來了……orz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