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おかえり、【櫂君生賀】

*CP要素薄弱。但預想是櫂愛。有微all愛知。
*四期(雙鬥篇)194話後、195&196話前的時間設定。(←私設愛知回歸後、到櫂君畢業前這段時間內剛好遇到櫂君的生日。)私設如山、OOC、bug多。少女漫畫(。
*生賀文。











在那條開滿紫色藍色繡球的路上,是雨後的水珠與地上的水窪,以及透出雲縫的太陽撥開了灰霧般的空氣。
映照出來的,你那雙藍色的眼睛。

就像是被暴風雨席捲後的孤寂海岸,沒有一絲光芒的晦暗汪洋。靜如死水。

那個時候我想、要是那裡頭有光的話,肯定會很漂亮的吧。



********



久違地做了夢。
或者說,久違地、夢見了小時候的事情。

他幾乎不怎麼做夢,如果有,通常盡是些充斥暗色不祥的噩夢。能安穩睡覺當然是最好了。
很久以前做過關於幼時記憶的夢,夢裡也只是一逕播放著喪禮的畫面。黑色黑色黑色。連雨都是黑色的,空氣重得像無法呼吸。灰色的天空沒有絲毫憐憫的樣子。

只有偶爾才會出現幾次、關於還未成為一個人之前,那些被陽光烘烤得極暖的記憶。
那個時候,頭髮還沒有留長到超越肩膀的伊吹在、跟現在相比根本完全一個樣沒變的三和在,然後、

一身狼狽不堪、破破爛爛像被丟棄人偶的那孩子,只是短暫相遇的時間,在夢中既模糊又清晰地播放著。

今天的夢裡也是那孩子的身影。
鼓起勇氣發出了聲音、怕生又破碎不堪的細小囁嚅,那孩子向他說了什麼?他想不起來了。

只是似乎夢的最後、那孩子露出了一個十分開心的笑容。


放在茶几上面的手機忽地傳來短信提示音,他翻了個身坐起來,伸手拿起手機翻開,收件匣來自某位熟悉友人的短信、內容光是第一句就讓他不管今天是平常日得去學校隨便套上了外出服就衝出了門。

------------------------------------
【From:蓮】

櫂、愛知君醒來了哦。
------------------------------------

********

愛知回來後一直在沉睡。
也許是之前封印的影響,睡眠的狀態已經維持了快要一個禮拜。或許因為這個狀態的持續,周遭的人關於愛知的記憶仍舊維持著空白,除了最後還留存在聖殿的那幾人。

當他抵達醫院推開病房門的時候,除他以外的六人都已經在了。
四騎士之三的蓋亞爾、涅維、拉提毫無意外應該是日夜守在旁邊寸步不離吧,倒是比他還早到的石田直樹比較讓人意外。剛剛傳短信給他的人轉頭向他招了招手、微笑著示意他靠近被大家圍成一個圈的中心。

其實並沒有幾步的距離,越過雀森蓮那頭鮮艷的紅髮、蒼龍禮央深藍色的制服,在逐漸一點一點縮短的步數裡頭,像是雨後被陽光撥開的雲霧,像是被清洗過毫無雜質的天空。
那一片宛若凝結的海冰一樣的存在,就在離自己不遠的這裡。

「……啊、櫂君。」
那雙眼睛裡或許映照出了他,或許沒有,但不管如何、都像是在一瞬間亮起來的黎明的海面。

聽到聲音的時候他才知道、原來自己早就已經想像過這一刻,而胸口上壓沉著的重量幾乎到了極限。



似乎大家都很有默契地默默離席讓兩人暫時獨處了。
本來因為容下六個人而顯得有些擁擠的單人病房,現下被靜謐與細微的悶滯氣氛給填滿。
在十幾分鐘內一直像是欲言又止一樣的,雖然偷偷瞄著他卻又會在即將對上眼前慌忙地撇開目光。他都一絲不漏地察覺到了。
穿透過窗戶的恆星光線灑在純白的床被,邊上的點滴架仍舊規律地滴落著裡頭的液珠。
比起海水要再踏實的藍色,比起天空要再更清澈的藍色,髮絲跟眼睛,襯著那張還顯得蒼白的臉蛋、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應該是很平常的色彩卻像是要變得透明似的。

——像要「消失」了一樣。

「那個、……櫂君……?」

好不容易開口了,似乎終於鼓起勇氣整理好了思緒、不過臉頰上意外的觸感讓少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明明都好好收拾到了嘴邊的話語、現在卻腦筋一片空白,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因為眼睛裡面倒映的是那個人十分認真注視著自己的表情。

手掌、不屬於自己的溫度伴隨奇妙的觸感漸漸滲透到皮膚以下。彷彿空氣裡有什麼產生了變化。
這是什麼感覺呢。
總覺得很像是夢、可是又真實得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指尖滑過髮絲、又回到了臉頰上。反覆地輕微地摩娑著,像是在確認什麼。

先導愛知覺得時間彷彿凍結了,但是那卻跟封印啊沉睡啊什麼的完全不一樣。
是十分確實地在活動著,不管是呼吸還是心跳。但是就是有種宛如一切都停止了的感覺。
為什麼呢……?

「……那個、櫂君……」
忍不住出聲了。又一次的呼喚。
因為、被那雙翠綠的像是能看穿一切的眼睛凝視著,感覺就像是快要沒辦法好好呼吸了一樣。
其實這樣的經驗肯定也不是第一次了,總覺得發生了許多次吧;雖然不一定是生氣了什麼的,但是果然對方什麼都不說盯著看的時候、最讓人緊張了。

而且這個時候、就算是生氣也很理所當然的吧。
畢竟自己做了很過分的事情呢……

「那個啊、我——」
我知道我做了很過分的事情,所以櫂君生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在話語連一半都不到的斷點,身體被忽地一把拽拉了過去。

驚訝的時間都還沒有出現,察覺到的時候已經被抱住了。在那個人的臂彎裡。
是強而有力的力道。並且微微地隨著話語而變得深重。

「……這個笨蛋。」
「……欸?」
「先導愛知、你這傢伙是笨蛋嗎。」
「櫂、櫂君?」
收緊了的雙手。緊窒的、骨頭生疼。
擁抱,或許飽含著這些日子以來的許多情緒;焦慮、不安、挫折、著急、不甘心、悲傷……思念還有痛楚。

就算不必說出口也知道的、就算不說出來也一直都有傳達到的,因為自己也是一樣的吧。

『希望你們不要再試圖找我或想要救我了。』
【好想和大家待在一起。】

『我並不想見到大家。』
【我想要見到大家啊。】

『我不想見到櫂君。』
【我想見櫂君啊……!】

『我、一個人這樣沒問題的。』
【其實很害怕、很不安、很寂寞……】

——想要守護的世界、大家都在的世界、讓大家能夠快樂笑著的世界。
——可是那裡面、卻不能有我。
其實就只是想要,和大家一起在平凡的世界裡一起笑著、普通地玩著先導者而已。

「對不起……」
眼淚還是掉下來了。一顆一顆的、不斷地不斷地,像壞掉的水龍頭一樣。
「對不起……什麼都沒有跟櫂君說……因為我知道櫂君肯定會生氣的……」
「那個時候覺得肯定只有這個方法了……」
「……你覺得我們活在這個世界這樣就會開心了嗎。」在這個「沒有你的世界」裡。

「——我做不到。」
在幾乎沒有一個人記得先導愛知、在你消失了的世界裡,我無法當作沒這回事地就這樣活下去。
「再說了、自己說過會待在我身邊卻擅自消失,還想要一個人背負所有一切?」

「開什麼玩笑!」
「『你不是一個人的』、」向我說了這句話的人不就是你嗎。
「……你應該要再信任我們一點的,不是嗎。」
——我們是親友(MATE)吧。

即使在前不久那場最後的戰鬥裡的確聽了很多次、即使早就在那個時候驚訝過了,現在聽了,為什麼還是覺得那麼不可思議呢。
胸口像是有什麼在裡面爆炸一樣,暖暖的痛痛的,跟體溫、擁抱還有眼淚和在了一起,全都混亂得可以。
說的話語一直都有著這樣的力量。比起暴擊觸發、比起攻擊要更有貫穿性,這個人一直都是這樣,輕易就抵達到了自己的內心深處。
除了不斷地停不下來的淚水,也只能磕磕絆絆地一直說著對不起而已。



懷裡的少年還在哭。
抽抽噎噎的聲音軟得一塌糊塗,好像又回到了一開始那個還沒有什麼實力又愛哭的膽小鬼一樣。雖然愛哭這點也許現在、從今以後也不會改變。
脆弱的破爛不堪的那孩子,至今也仍存在眼前少年體內的某處吧。
那雙毫無光彩、靜寂死沉的眼睛卻早就不見了。

現在的愛知,眼中的世界不論是什麼肯定都閃閃發光著。

哭泣也好、歡笑也好,就算是壓抑著內心的恐懼仍舊堅定不移的決心,偽裝成毫不在乎、刻意說出那些殘酷的話語,那個時候也痛苦著。
充滿了勇氣,總是為他人著想而忽略了自己,既強大卻又無比溫柔。

剛剛只是看著被陽光包攏著、蒼白襯著明澈的藍色身影,就彷彿透明得要消失一樣、不安得讓他下意識伸出了手去確認對方的存在。
真實的、存在在這裡。溫度、觸感、呼吸,也沒有宛如停止了時間一樣的沉睡模樣。
於是在回神的時候他已經把人抱在了懷裡。
薄弱的身軀、單薄的肩膀。一直是以這副身體在戰鬥著、背負那沉重的一切。

彷彿是謊言一樣。
如果自己沒有保有他的記憶、那麼就真的會那樣沉睡下去吧,這傢伙肯定……

思念。所有的、積累的情感,傳遞到了。
是真的回來了。
儘管睡了那一星期讓還記得的每個人都擔心得要命。
但是、因為,你在這裡。

「おかえり、アイチ。」
稍微拉開了距離,擦去眼淚的指尖,與這樣的話語、和一個好看過分的笑容。
「……うん、ただいま,かいくん!」
然後你也一樣露出了笑容,燦爛得宛如雨後的陽光。


※FIN.



◎(不太正經?)小劇場:

在以上內容之後櫂暫時離席時的事情。

「——咦欸欸今天是櫂君的生日??!!」

「就是說啊、所以說愛知君你還真是會挑時間呢~」
「不、那個是……」
實際上連他自己也沒辦法控制這個(醒來的時間)啊……!

「比起那個、愛知桑您的身體還有沒有哪裡不適?」
「蓋亞爾君,我沒事的。」
「愛知君、要吃甜甜圈嗎!」
「雖然我現在沒有食慾……不過謝謝妳,拉提。」
「愛知閣下,您沒事真是太好了。」
「謝謝你,涅維。」

「雖然稍微有點微弱、不過屬於你的風還是一如往常啊。」
「禮央君……很多事情都謝謝你了。」
「我也有出力哦愛知君~」
「嗯、蓮桑也是,真的……很謝謝大家……」

說著說著不小心又掉眼淚了。明明好不容易才止住的啊……不過肯定是因為、太開心了吧。
果然、
「みんな好きです……!」

(一干眾人受到近距離暴擊六傷,瞬間內心都只有一個想法:愛知麻吉天使(。)

於是當櫂回到病房看到一干眾人在旁邊哭的哭抱上去的抱瞬間問號、啊,不過看到蓮跟蓋亞爾雙雙抱住愛知不放的時候井字號毫無意外地出現了。

※THE·真·END(?


■後記、

寫到後來完全沒照我本來想的長……這跟我的IMAGE不一樣啊……QQ
其實我也覺得我挑這個主題寫是作死就是了……(。

雖然大家可能都寫過、p站也好多太太畫過了,我還是想試著寫一次這個主題看看。成品當然不是很好啦哈哈、不過就這樣吧,是我第一次為VG的角色慶生!

抱歉櫂君我完全忽略掉生日的事情(土下座)、明年再給你補回來……!

VG裡面最喜歡的角色應該就是愛知跟櫂君並列了、從今以後也要好好地放閃哦你們兩個!(誤
然後TV版櫂君記得好好珍惜人家啦(#
也作為心目中的男神、請繼續寵愛知!(各種亂喊話

2018/8/28かい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勉強踩線,細修就等有空了(#

评论
热度 ( 30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