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一個段子#

*servamp同人。
*吊戲桑視角。
*無意義自我流意識獨白(。
*沒有內容(。
*請慎點。



我並不渴求你說愛我。

只是,只是,希望你能多看看我。

並不只是眼神的一略而過,目光的意外觸及,而是,真真切切地看著我。

多看看我。
我的表現,或是只是像最初那樣看著我,那都無所謂了,我只是,希望你能注意到我。

我很努力了哦,很努力很努力地,希望你能露出笑容。能真誠地真實地,劃開弧度的那種笑容。




我做錯什麼了嗎?
還是,我做得不夠好嗎?

我想要,看見你的笑容,還有,正視我的眼睛。



我好累。
感覺,就像是要崩解了散架了四分五裂了,我的身體,不只是疲累,而且傷痕累累。

……不痛。
我會做個乖孩子。我不會讓你感到困擾的。

所以說,我一個人……也絕對沒問題的。
沒事,沒問題。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很抱歉,真的對不起。

請不要恨我。
……不,請恨我。
對不起……
我其實並不希望看見誰受傷啊。


為什麼沒有了聲音呢?
你在哪裡?你還在那裡嗎?你還在「這裡」嗎?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再出聲?
我做錯了嗎?
對不起,我會當好孩子的,絕對不會說不做的,所以,吶,告訴我你還在那裡好不好……!



為什麼會這麼冷呢。
我以為,應該要像被人的體溫給環抱住那樣的溫暖。
「母親」。
假如在母親的羊水裡也是這樣子的話……



讓我不再醒來。
我不想要再回來!讓我回到出生以前、那個離開母親以前的時間!



為什麼,妳會對我說「沒事的」。
我身上有的東西,而且,能夠分給他人的……難道說,不是耳朵嗎?還是,手呢?
但是我全部的一切,都很醜啊。很醜陋,一點都不美啊。
妳為什麼生氣了呢……?
我做錯什麼了嗎……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什麼也不懂,什麼都不知道,總是接受著不屬於自己的,屬於他人的事物的這樣的我,沒有好好地長大成人啊……!



什麼……?
我不要、為什麼……?
媽媽……?
這是夢……?
是我的錯……?
不,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這不是……我們,不是、家人……嗎?



我只是希望,被你給予那樣的資格。
可以成為「家人」的資格。
我一直以為我做到了……
我還是什麼也沒有做好嗎?



對不起。
請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吶,我想要……在你身邊啊。
拜託、拜託了。



我一定會,做一個好孩子的。
對不起。謝謝你。還有,我希望你能像最初……不,比最初那樣還要多,把我當作是你的家人那般,握著我的手。



吶,你聽見了嗎?
我希望,你有聽見……。





×後記:

一個突發的段子……。
應該有人看得出來是誰的視角吧?就算沒標標籤。

嗯,久違地,寫了吊戲桑的話。這大概是獨白。自我解釋下的產物,可能不太客觀,大概有ooc(肯定。

我現在的手機桌布是吊戲桑。(x)
月考結束以後想要做的事情好多……我還想要複習一下servamp的漫畫啊(你)

總是很心疼。覺得很痛的。
在看著吊戲桑的時候。
田中老師真的非常厲害。

啊啊,腦子好亂,沒辦法好好說話,我還是在這裡打住。

這個段子我先碼出來放著,說不定以後會用在哪一篇裡也說不定(x)

雖然應該沒有人,不過還是按慣例,感謝閱讀。

×p.s. 裡頭一堆對泰醬的告白(並不是),應該說對話吧。真的,希望泰醬能夠好好地和吊戲桑相處啊其實。還有御國桑,其實也是。

评论 ( 31 )
热度 ( 7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