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關於欺負這件事,

我想說什麼來著,是想講些不太正經的東西才打開文字檔的啊……但是下了標題好像又要拐到奇怪的莫名正經的地方去了x


本來今天我看了篇文。太敦的。R18。


嗯。我看到一個十分惡意欺負著敦敦的太宰。
或許我是不習慣或者排斥的,看到中途心裡浮現出的想法是,“這是神展開還是OOC”。


然後我看完了,但冷靜下來仔細想了想,不對啊太宰那傢伙本來就不是什麼溫柔的人,什麼的。


不過我的文裡好像都把他寫得太溫柔了不是???


搞得我糾結我是不是該開個有在做()事()的過程中全力(x)欺負著敦敦的太宰的車(扯蛋)。



如果是另一棚的臨帝就沒有這問題。(x)


天天都在勾心鬥角詭辯謊話連篇不需要真實也不需要溫柔只要給我非日常就好。所以看看平常我寫的臨帝都是些什麼愛情小說啊。(x)


那篇所謂的有生之年我正在慢慢地構想。
不過也許要等我先把手頭的書看完之後再補小說那時才寫會比較好。嗯。



再說說關於欺負與做()事()這兩件事的關聯性。(不)(其實我只是在閒扯)


有人說我最近口味很重。(?)
我說我看了監禁噗累。嗯。我覺得這沒什麼,反正觸手、SM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我好像也都看過了。(咦)


有什麼啊臨帝的那種文好看死了(你暴露本性了)。


我似乎(?)一直維持著清純文手的形象。
嗯。不是因為我不想開車,或者矜持(??)什麼所以不開。

是開,不,出,來。


對於同人的部分我似乎一直沒辦法聯想到R18。
原創都已經不知道開過幾次了雖然大概沒多少人知道(x)


不知道是因為我喜歡上的cp都太純潔還是我認為他們純潔還是因為我覺得同人這部分我只能純潔(???),反正我就是開不出來。


像是要我聯想色氣的黑真對我來說有一點困難。(x)

臨帝可能沒問題,但沒動力,而且會ooc吧我想。
毀滅世界的那種。


黑真的肉我只會看別人的不會自己產啊。(x)
吊真……吊真?excuse me ????
不能。不行。想像不到啊。(死)


等田中老師把這相關的梗都收完了我再考慮看看。(不)


好吧說老實話,我只是有點兒好奇各位太太大大們都怎麼開車的所以想問問而已(不)




……如果真要我選一個開,大概,--雖然很排斥的,但還是--,會選太敦吧。(x)畢竟有前科了。(你)

我在說什麼呢。(拖走)

评论 ( 22 )
热度 ( 7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