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傷跡。血漬。

連同記憶、眼淚與傷口都一起包紮起來,默念著咒語,安慰著疼痛,然後祈禱著痊癒。


這雙手能夠搆到些什麼?這雙手能夠抓住些什麼?
這雙手,能夠擁抱住什麼呢。


就算血流成了夕陽的河,就算骨頭碎成了銀河的細屑,我也不會放棄。伸出手、在這裡掙扎。


手指一根一根地被折斷了,皮肉被一吋一吋地攪爛了。
--可是,還活著。



所以,請讓我的雙手觸碰到你吧。







--我是為了遇見你,才活到了現在啊。














❅櫂愛|和希|太敦|薰嗣|黑真|吊真|臨帝❅

這裡雨光0u0/。
禁止無授權轉載與任何形式的私自挪用。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慎fo。
現在進行式的不定期失蹤人口。
復健中。

感覺似乎到了一個即將下落的點。
時間跟力不從心的挫敗感,然而想要好好地朝著目標邁進。
也許不知不覺給自己立下了太多標的。於是束縛了自己,畫地自限,深陷囚牢。
快要升高三了忽然感覺到焦躁。

(順便說個無關的事,最近對雙黑的好感度似乎漸漸上升好幾個百分點,被同學驚訝地問最近是怎麼了2333)
(太敦是否已經寫到了盡頭呢……我不知道。)
(還有,最近很想要好好地讀書來著。不管課內課外。)
(在名為目標的海裡浮沉,覺得自己似乎一事無成。)

閱讀喜歡的文豪們的書。將課業顧好,考試考好,備戰。
再變得成熟一點,文字上與心靈上都是,太過幼稚而無知。
把能丟棄的東西都丟棄。
果斷地下決斷。

改名字什麼的……如果我想到了合適的而且當下衝動去做應該就會改掉了(x)
這麼說也許很厚顏無恥,但我總是覺得,自己在這裡已經活得很努力了。竭盡了全力。
而即使如此,我還是時常感覺自己就像一片乾涸的河川或土地。

“永遠都無法找到,那個所謂能夠填補內心空虛的東西。”

……或許如此,然而,我還是在這裡,活著。

评论 ( 24 )
热度 ( 4 )

© 我願長存你心。 | Powered by LOFTER